好运pk10

本章内容为《嫡女福星》第58章悲催的贤惠慈孝二夫人1的全文阅读页
好运pk10
好运pk10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好运pk10 > 穿越小说 > 嫡女福星  作者:上官旭云 书号:28834  时间:2017-7-14  字数:11652 
上一章   第(58)章悲催的贤惠慈孝二夫人1     ( → )
  很快伊宁和元宇熙的马车缓缓的到了平元王府的门口,不过没有靠近门口,而是停在了一边,伊宁悄悄的打开帘子的一角,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

  王府的附近已经没有了穷人住,属于京都城里面最好的地段了,伊宁想这个时候正是平民百姓家收工准备晚饭的时辰,如果听见这样的爆炸消息定会拖家带口的都过来的。

  古人的孩子都很多,一家四五个六七个都很正常,最起码一家就能得到三十个铜板,那么就能割上一斤上好的猪,或者是扯块最便宜的布了,所以这个吸引力可是相当的大的。

  伊宁可以想到一会这里会是多么的热闹,同时也让二夫人知道不是你不想让我进门我就不进去的,而是老百姓是不是让你刁楠进门的问题了。

  不让二夫人放点血,而且是大出血,伊宁实在感觉太便宜她了!

  伊宁瞧着高门大户的人家在这条街上比比皆是,而周围很多人家好似都用灯笼连成了一片,朦朦胧胧的光线像是要招呼回家的人一样温馨。

  不过这高门大户又有多少是真的温馨的?不过是面子上的事情罢了。

  元宇熙感觉外面很冷,就将帘子放下搂着伊宁道:“宝贝,莫要着了凉,现在是冬天最冷的季节,还有一个多月就要过年了,王府会有很多的热闹的。”

  伊宁瞧着元宇熙还摆那个丢失的巨额的物品的账册,伊宁就道:“宇熙,将母妃留下的这个金贵册子先收起来吧,别一会子混乱起来掉了就可惜了,我绝对相信这里面记下的每一笔都是真的,所以祖辈的东西咱们一定会找回来的。”

  元宇熙拉着伊宁的手道:“宁儿,有你足矣,要找也是我们一起来找,你可不能单独行动,你早已经看过这王府的三房给我下了那么重的毒药还和没事人一样,所以你一定要小心,知道吗?万万不可大意了!”

  伊宁慎重的点点头道:“好了不要担心我了,我不会单独行动的,有什么事情都会给你打招呼的,我们现在可是一家人呢,再说不管消息如何准确,但是还是没有你熟悉他们来的精准,我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的。”

  听了伊宁的保证,元宇熙知道伊宁是说到做到的人,就一定不会自己私自的做什么事情的,元宇熙也就放下心来,夫之间的新任都是一点点的积累的,要很小心很仔细,努力的维护着,这份难得的情感。

  元宇熙也预计了一会子的混乱,所以将娘亲留下的小册子仔细的收了起来,同时也更加的坚定了信心,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将王府的家底给找出来,不能平白的丢失了祖辈辛辛苦苦经营的东西,无论是谁在前面挡着都不可以!

  “吁…”马车停在了大门口附近不动,于平很有技巧的将马车停靠在一个视野绝佳的位置之后,和主子们一起等候这王府门前百年难得一见的大热闹。

  而王府里面二夫人忙的不成,二夫人将外面布置好了,还不忘了代道:“你们可要仔细了,这是老夫人下的命令,今个王爷和王妃回来不能开门,要和老夫人认错才行,你们可是记得了?”

  “是,二夫人,奴婢/奴才记得了!”大家异口同声的说着,他们都是忠于二夫人的人,也很希望从今以后不管王妃有没有嫁进王府,她们依然是内宅中最厉害的一帮人,归属于二夫人才对。

  二夫人很满意大家的反应,习惯性的拢拢头发贤惠慈孝的道:“记得就好,这王爷经常惹老夫人生气就算了,现在还多个王妃,不过你们记得这该讲的礼仪规矩还是要的,以免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本夫人可是没办法保住你们的,都听清楚了?”

  “听清楚了!”众人还是一个口径,就害怕这能力出众的二夫人真的不管他们可就麻烦了,在王府哪里有比跟着二夫人更加风光的事情了?

  老夫人毕竟是年龄大了,也不一定能坚持几年了,所以还是现在投靠二夫人是最划算的了。

  不过听了二夫人的话,大家都收敛一些,虽然看着那个小门小户的王妃带来的那些婆子丫鬟的很不,看见她们也不孝敬,真真是不懂事的,不过没关系,慢慢来,这大宅院里面找她们麻烦不是有的是机会?

  二夫人挥挥手让大家散了,布置完这一切心情非常好的到了老夫人的院子,茵辣椒机灵的打开帘子让二夫人进去,知道两个主子要商量事情,就带着大家离开的远一些。

  二夫人进来对老夫人道:“娘,儿媳已经都布置好了,这回定会给伊宁那个孩子一个下马威的,一定要让这个蹄子知道,这王府内宅还不是娘的,娘打理的这么好,她凭什么胡乱的指摘?这个小门小户的孩子真以为皇上封了王妃就做大起来了?”

  “我呸,小门小户的没有见识!王府内院在娘的英明领导下一切井井有条,娘您是不知道,早上这个小蹄子狂傲的不得了,还要三天后掌中馈呢。”

  老夫人的三角眼听闻此言直接就立起来了,这时候的做派跟平时慈爱的样子一点都不搭边,老夫人微怒道:“竟然有此事?为何你早上不说呢?”老夫人一发怒,这头上的苏金簪都晃,赤金的苏看的人眼晕,不过在二夫人眼里只有眼馋!

  二夫人收起小心思恭恭敬敬的道:“娘,本来我想着她是冲着我来的,说什么没有诰命夫人就是见了她也要下跪之类的,这不是就想折辱我吗?不过这后来我一寻思也不仅如此,这个小蹄子是给我们安昌伯府甩脸子呢,”

  二夫人看着老夫人的怒气越来越重继续挑拨道:“娘您想啊,儿媳就是在不济也是安昌伯府大房的嫡女呢,她一个小商户的蹄子竟然让我安昌伯府的堂堂嫡出之女,而且还是个长辈给她下跪,这就不是针对我一个人的事情了,感情竟然是打着折辱我们伯府来的,还不是要对付我后面的您啊!”“放肆,岂有此理!”老夫人一怒将手派在茶几上“叽厘咣当”茶杯倾倒了一片,里面的茶水都顺着倒下的茶杯了出来,可是这两人都没有理会。

  老夫人经风霜的老脸此时难看的厉害,一身黑色金线寿字纹的衣衫更显的压抑,头的金饰因为老夫人的怒气,都微微的震颤,凸显沉闷,二夫人都不敢与之对视!

  老夫人接着大怒道:“一个小门户的籍女子,能嫁进王府都是高抬了,王府能让她进门都不错了,竟然还胆大包天的惦记王府的中馈,真是给了天大的胆子了,就是飞雪那个病秧子公主都不敢对我如何,就凭她一个小孩子,我看借她几个心眼都不敢,哼!”“既然这样我们也不用气,明天刁楠你回一趟安昌伯府,将你哥嫂名下那几个新鲜靓丽的美人在给我接过来,虽然是我那大侄子名下庶出的,但是到时候好好的调教一下,定会比这个小蹄子更加能上得了台面,前段时间本以为这些姑娘家在王府住了这么久,暂时不需要就让她们回去了,现在看来不给这商户的小蹄子点麻烦还开始惦记中馈来了,真是自不量力!”

  老夫人是越想越气,越气越想,这个中馈之权就是她的命子,中馈之权就是在王府地位的象征。

  老夫人甚至联想到这个伊宁现在要中馈之权,再过两天是不是要小库房的钥匙了,想都不要想,进了我老太婆库房的东西,生死都跟着我老太婆,任何人休想动一手指,染指一个汗,统统滚蛋!

  忽的一下老夫人想起那些东西有元宇熙的不少,眼里闪过些不自然,不过很快就想通了,自己是元宇熙的祖母,孙儿孝敬祖母是天经地义的,再说都是为了王府好,为了王府积攒的家业,对就是这个道理!

  这老妖怪就忘了,你孙子是孝敬你了,还是你为老不尊给抢走了不说还要长期的霸占了,这会子想起来为了王府的家业了,好几万好几万给安昌伯府的那个人也不知道是谁!

  老夫人想通了对着下首最乖巧的儿媳道:“今个娘这话就搁着,这王妃之位将来定要落在你刁楠的头上的,老二和你这么多年也是辛苦了,一心一意的为了王府好,那几个美人就给元宇熙了做妾室了,我们刁家的姑娘是一定要在大房个平来当的,到时候你继承了王妃之位也好管理,我上次看那个刁枫言和刁枫语就不错,是个可塑之财”

  二夫人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听到老夫人的肯定之语,一时间泪面了好一会子,好似将这么多年的希望寄托在这里,几十年的时间一直在等,一直在等都没有消息,然后突然有一天就那么一刻这个希望就轻易的实现了。

  这强大的落差感让二夫人伏在老夫人的腿上哭的嘶声力竭的,这一天她等了很久很久了,老夫人安抚了好一会搭搭的才算好了不少。

  可是二夫人就忘了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她和老夫人对谁做王爷和王妃的事情说的不算,什么时候一个四品诰命的老夫人对皇上之下正一品的亲王的王爷有罢免的权利来着?所以这些都只是她们在内宅说说臆想而已,是不可能登上大雅之堂的。

  二夫人的眼睛哭的红红的,衣衫也发髻也有些个了点,不过眼里的欣喜是骗不了人的,二夫人不在乎这会子好好的骗骗自己,也不愿意多想一点点。

  不管这事情最后成不成,她刁楠都会成的,因为这是她毕生的梦想,实在不行的话就对元宇熙下死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只要元宇熙那个挡路的石头给踢开了,她们二房就有希望了。

  二夫人怨怼的眼神很快的闪过,似乎是看见了元宇熙不存在这人世间那一天,她刁楠会好好的祈祷,让元宇熙赶紧上路,因为争斗了这么久她的耐心也要耗光了。

  毕竟以前有一个元宇熙做绊脚石就够闹心的了,现在还来了一个伊宁,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了,真真是可恨的!

  老夫人看着二夫人不哭了就安慰道:“刁楠,你是我亲大哥的女儿,这么多年我这心里都是向着你和老二的,所以也委屈你了,但愿你能明白我这个做母亲的心,这手心手背的都是啊。”

  二夫人哭的点点头道:“娘,我懂,我都懂,儿媳只是太高兴了。”二夫人这会子又笑了起来,这一哭一笑的,好像是个孩子似的,就被老夫人取笑道:“傻孩子,瞧你那没有出息的样子,我们刁家的女子事事不能落后与人的,你可是知道?”

  二夫人又哭又笑眼里还着眼泪的点头,这手里的帕子已经都脏了,上面沾了不少的可疑物体,真是不恶心自己,翻过来接着擦拭。

  老夫人回忆从前道:“我们刁家的女子就要力争上游才是,当年我们刁家只是小小的伯府,在功勋权贵的面前就是那么沧海一粟,随便谁都能忘记,要不是我略施手段,让老侯爷在人前失礼与我,怎么也不能我来做正,虽然侯爷不待见我,但是之后生下了老大才好了一些,其实娘知道老侯爷因为娘的原因被迫放弃了青梅竹马,一直在怪我,”

  “所以老大生下来之后就一直在公公婆婆那里养着,后来一直到那个青梅竹马嫁了出去,老侯爷才稍微收了一点心,不过老侯爷也很少在府里,经常出外办事,一走就是半年一年的,每次回来娘都要使出很多功夫才能将他骗进屋子里面,虽然次数很少,但是好在是老天保佑娘,也是保佑安昌伯府的姑娘,这才慢慢的有了老二老三和老四,”

  “而婆婆公公虽然不待见我,但是娘的肚皮争气有了这么多的儿子,她们也就慢慢的默许了,后来她们相继去世,不过在去世之前已经安排老大已经是世子了,后来老侯爷是外出出了意外去世,老大顺理成章的就成了侯爷,再后来老大没有了侯府就成了王府,虽然是这府里经过了很多事情,但是娘一直稳坐内宅第一把椅的位置,刁楠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二夫人从来不知道曾经的侯府里面还有这么多的往事,这些是她从来都不知晓的,所以二夫人摇摇头。

  老夫人语重心长的道:“就是因为娘心里一直都在和命运在争,虽然娘的出身在妯娌里面也不算好的,但是因为娘是安昌伯府的姑娘,决计不能输给她们,所以当初在选择老二的媳妇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准备,这王府的内宅必须是我们刁家的姑娘把持着,先后将你和刁玲接了进来,对于刁玲我还是有些愧疚的,不过对于飞雪那个病秧子,娘是一万个不乐意,这王府内宅就应该是我们刁家姑娘的天下才对。”

  二夫人刁楠这才恍然大悟,其实这府里为了安昌伯府做的最多的不是她也不是平时那个没有存在感的刁玲,而是老夫人!

  老夫人这么多年没少帮衬娘家,而且是自打刁楠有记忆就开始帮扶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间断过,并且还让刁家的姑娘死死的占着王府里面最重要的位置,这份心思谋划真的很厉害。

  二夫人忽然感觉老夫人才是这内宅最厉害的人,而且还是安昌伯府嫁出去之后最厉害的姑娘家。

  要不是老夫人厉害,老夫人的那些姐姐妹妹的早就被婆家给欺负坏了,所以老夫人对刁家的贡献是功不可没的!、

  二夫人这才想起来,怪不得爹爹一直说是要给老夫人在祠堂里面立个长生牌位,让老夫人活着的时候能够长命百岁,要是有一天不在了,也接受刁家子孙的供奉香火,这在出嫁的女子里面就是莫大的殊荣了!

  二夫人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感觉,老夫人道:“楠儿,你自己知道就好,一个女子就算是嫁进了夫家,但是一定不能忘了自己的母族,否则你在这高门大户里面如何立足来着?”

  二夫人赶快的附和道:“娘,这么多年安昌伯府有今天的光景都是您的功劳,爹爹已经派人做好了长生牌位,已经给姑姑放进了刁家的祠堂里面了,并且没有一个有异议的,可想而知姑姑做人是多么的成功。”

  老夫人被二夫人拍马拍的很开心,啐道:“傻孩子,你也一样,要不是你兢兢业业的守着王府,出来进去都是为了王府着想,哪里有那么好的贤惠慈孝的名声,我们安昌伯府的姑娘家就应该是你这个样子的知道吗?”

  二夫人被老夫人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道:“娘,您看你又取笑儿媳了,对了娘,我大哥家的刁枫言那个孩子听说已经给京都的一个清贵人家古家做了平,在过一个月就要成亲了,这孩子这个时候接过来好不好?”

  老夫人道:“没关系的,跟着一块过来热闹,住两天再给送回去,我相中的也是枫语那孩子,模样很周正性格也比较做适合做平,对了这个古家是什么人?”

  二夫人恢复了往日的精明道:“这个古家老爷子是当今圣上的帝师,而且古家大爷虽然身子不好,但是这学问是顶顶好的,所以搬来京都之后,皇后娘娘的太子都上门求教过,古家大爷的儿子古海波已经是进士了,现在是翰林院的从五品官呢,这孩子前途不可限量,京都好些人家都争着这个金贵女婿呢,”

  “古家的姑娘已经抬进了宫里,给太子做了姨娘了,这成为夫人庶妃还不是早晚的事情了?听说太子已经和古家的这个姑娘有了夫之实了,现在就是个夫人,但是太子府的女子很少,将来太子继承大统了这个女子还不是能是个受宠的!”

  “不过这名分听说要是能诞下一儿半女的就能定下了,就是很多人家都是看好了古家的未来所以才积极的结亲,我们刁家最后争取到这门婚事,只是碍于古海波这个孩子还有个小官孩子家的正,所以咱们刁家的姑娘现在只能做妾室,古家的大夫人都说了,将来正不在了,咱们家的枫言就可以直接上位了,这门亲事娘是不是感觉也不错?”

  老夫人点点头道:“嗯,哥哥还是很有眼光的,还不错,不过这上面的正也不知道怎样?枫言这孩子过去了会不会吃亏啊?那孩子子直,不像是她妹妹心机多一些,刁家的孩子都是我的心头,我是不愿意见到她们受委屈的。”

  二夫人刁楠道:“娘,这个不用担心,我听说那个正古家大夫人非常的不待见,自从来到京都就过一次面,还是匆匆忙忙的就回去了,看起来就是个木讷的,从那之后就没在见过了,听说现在闭门不见已经病了,估计挨不过今年过年了,到时候我们家枫言热孝时期嫁过去可就直接是继室正了。”

  老夫人点点头满意的道:“我们刁家的姑娘尽量不做妾室,要是能做侧室和平也不错,不过最好的就是做正了,这才能锻炼出想你这样的好名声,娘就欣慰了。”

  “娘,您看您又来取笑儿媳了,真是的!”二夫人嗔怪老夫人,两个人演起了婆婆儿媳的麻大戏来。

  说闹了一会老夫人道:“刁楠,你再去你姐姐家一趟,将那三个姐妹花也接过来,咱们家的孩子可不是其他房小门小户的,住在王府就不走了,这都一年了,花销多大。”

  刁楠眼里闪过一丝得意,感觉自己这种擒故纵的把戏玩的很不错,其他人都将孩子猛着往府里面接,一住就是一年半载的,可惜连元宇熙的面都没见到。

  熟悉老夫人性格的她可是知道这得花多少银子,老夫人指定是心疼的,不好每天都疼的算算呢,所以她将哥哥姐姐的孩子接过来住了一个月就给全部送回去了。

  你瞧瞧这不是老夫人就在重要的时刻都惦记起来了,姐姐家是靖威侯府二房,因为长房一个嫡女曾经得罪过千机门,后来被送到了洛去,不过对他们靖威侯府的打击很大,现在是侯府排名最末尾了。

  姐姐刁樱嫁的是侯府的嫡次子,虽然一直没有承袭侯爵,但是日子过得非常不错,婆婆也比较疼爱,有一个嫡子陈诚今年十八岁,也在着急议亲,这个孩子很让姐姐的婆婆喜欢。

  不过比起惹祸害的他们府上都难过,爵位还被贬了的大房来,可以说日子过得好多了,姐姐和自己处境倒是有些相像。

  姐姐家三个姐妹花都是很不错的,陈月娥姐姐的嫡出,今年十七岁,正在着急议亲,陈月妡也是嫡出,今年十六岁,刚刚及笄,陈月莲是庶出,今年已经十六岁了,这三朵姐妹花好似解语花一般温柔可人,就是姐姐的眼光比较高,所以一直没有议到亲事。

  这点她们刁家的人都很像,都要嫁的更好,所以不怕耽搁点时间,只要是看准的亲事都跑不了。

  虽然那个靖威侯府惹火的大房的孩子陈月婵已经在洛成亲了,嫁的是洛的大家族,如今已经回到了京都了,鉴于这孩子惹下的祸事,在侯府还是不怎么受到待见。

  老夫人和二夫人这边的种种算计,忙的不得了,伊宁和元宇熙在外面等待着大戏唱起也忙乎的不得了。

  冷离已经散布消息已经一个时辰都多了,已经陆陆续续的有往王府方向来的人了,很快就越聚越多,一传十十传百,在这接近年关都不景气的时候,有这等的好事,要是不来就是傻子了。

  所以很快就看见了拖家带口的过来了,眼里都闪着疑惑,这王府高门大院的她们惹不起,但是人都有从众心理,不管惹不惹得起,都应该过来看看。

  如果没有咱们就回去就是了,如果有的话那可是大喜的是,通常看着有人施粥的,但是今年也很少了,施粥有些人家也不是很需要,倒是这回听说这个王府名声最好的二夫人要给铜板,这事情就新鲜了,所以你告诉我,我通知你的,这人就多了起来。

  最多人一家都有接近十多口,要是老少亲戚都算上那就是接近二十多口子了,那不就是一百来个铜钱了,都够买些米面的了。

  所以人为了生存,也豁出去了,人家都敢给,为什么不敢要?咱老百姓又不是偷得抢的,也许是因为这样的心里,很快人越来越多,都已经上千人了,将王府这条街围得水不通的。

  很多大户人家听见动静都打开门看一下,就立刻都紧闭大门,害怕是聚众闹事的,甚至很多人家将中门侧门角门都关的死死的,就害怕有人突然闯入要怎么办?

  这么多的百姓接近年关要是爆发什么冲突就这世家大族就惹上祸事了,因为近几年国库亏空,听说皇上每天上朝都要骂户部的大臣,就是因为银子的事情。

  所以现在要是闹起事情来,谁最先出手,皇上肯定先抄了谁的家,所以各家都立刻约束好奴婢,奴才,一个都不许外出,更不能和外面的人有任何的冲突。

  元宇熙看着人差不多了,在不开始就会让京兆尹给发现了,那样给驱散了就不好收场了。

  所以元宇熙立刻吩咐给冷离和金舟行动,还有已经赶来的金风,和冷字辈的化妆成平民百姓混迹在人群中间的人都发号了施令,人群中立了就热闹起来了。

  很快就有人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平元王府贤惠慈孝的二夫人会给我们每个人五个铜板吗?怎么这王府没有人呢?”

  “是啊是啊,俺们今个连晚饭都没吃,拖家带口的跑了过来,不是让咱们白来一趟吧?这不是糊人呢吗?”

  一个汉子带着自家大大小小的十几口子,有些不的说道,他的话引起了更多的共鸣。

  “对啊,俺们可都是在京郊住的,走了这么久都要累死了,要是晚上太晚了要多久才能回家啊,这老婆孩子都饿不得啊,开门有没有人啊?”

  “不能吧,听说这个二夫人可是名京都的好人啊,贤惠慈孝不说,就是教育子女也有才名的,除了没有王妃的名分之外,王府的上下都是这个二夫人打点的。”冷离手下的暗卫乔装成了老百姓,津津有味的散播着小道消息。

  “那要是这么说,父老乡亲们今个这事就是作准的,这二夫人可真是活菩萨啊,一会咱们不要忘了给二夫人磕头啊!”“知道了知道了,咱们一会一定要有礼数,虽然这咱们是平民百姓,但是咱们不能怠慢了恩人。”一个老者模样的人在告诉大家规矩,看起来应该曾经是读人。

  “对咱们大家都去敲敲门,也许就出来了。”元宇熙布置的暗卫出主意说着。

  “大家都试试,咱们礼貌一些,都不要激动,这要是感觉我们是闹事的就都要进府衙了,所以今个咱们就是过来领赏钱的,不会冲动的对不对!”一个暗卫害怕场面失控就喊着。

  大家附和道:“对啊,我们就是领赏钱的,不会闹事的,只要赏钱,绝对不会闹事,今年的活计这么难找,一家子能有几十个大钱,这过年都要好很多呢,大家说是不是啊?”

  “是啊,我们先敲门在喊喊,不是说要喊着贤惠慈孝的二夫人才成吗?”

  “梆梆梆梆…”似乎是有一百只手同时敲门,而为了阻止元宇熙砸门破门而入,二夫人在门后面做了很多的手段,堆了很多的东西,可惜这会子都成了负担了。

  “咣咣咣…”震天的敲门声音响彻了王府的上空,二夫人在屋子里一听见眼前一亮对老夫人道:“娘,定是元宇熙和伊宁那两个孩子回来了,你瞧着敲得山响,也不害怕丢人。”

  老夫人道:“你还说人家呢,你瞧瞧你头发衣服都了,辣椒还不赶快进来给二夫人梳洗,换上我新做的那套暗红色的衣衫,再戴上那套赤金珊瑚牡丹花的头面,今个定要好好的打扮一下给那两个孩子排头吃吃才是,让他们记得我们刁家的人是不好惹的。”

  茵辣椒赶紧进来一点也不敢怠慢给二夫人净面梳妆打扮,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而二夫人穿着崭新的衣服,这可是好料子的蜀锦了,虽然颜色有点暗,但是这可是彰显富贵和身份的颜色。

  二夫人欣喜若狂的,毕竟老夫人能拿出这么好的东西来给她,就是她都有些受宠若惊,平时老夫人多么的抠门她可是知道的,不过二夫人经过今天的深谈也能理解老夫人的做法。

  毕竟如果老夫人那么帮扶娘家,要是不抠门点如何能挤出银子来?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二夫人为了避免元宇熙砸门,所以在门后面堆积了很多的东西,就是想让大家看看这平元王是个什么德行的,进自家的们都要砸烂了,所以门后面堆着很多的东西,就是要让元宇熙出丑。

  可惜这会子面对外面的敲门声,这堆东西看着有些碍眼了。

  这会子这震天的敲门声就像是砸在了王府各院的心脏上面一样,已经将个各院的人都集中到了王府大门的门口,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难不成有敌军袭击平元王府?

  各类猜测纷纷涌出,王府这回可是真的热闹了,几个妯娌瞧着这么大的阵仗也不知道是咋回事?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被得一头雾水,不是说二夫人要教训两个人吗?怎么闹得这外面喊声穿透了王府和其他人家的院子呢?

  四夫人似乎是看出了一些门道,眼里闪过兴趣的火花,这两个孩子真是她没看走眼,竟然这么厉害,只是不知道要做什么?

  不过不管做什么,只要是能看见二夫人吃瘪的事情四夫人就很高兴,很开心,不过这二夫人还没有到场,话最多的五夫人陈氏道:“这都是怎么了?咱们王爷和王妃没有回来不说,这外面这么多人找二嫂的是怎么回事?”

  九夫人何氏也很诧异,不知道这二夫人治治元宇熙怎么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各房的小丫鬟从角门看了一眼就赶快关门,因为人太多了,还都是穷人,这唱的是哪一出戏啊?

  九夫人何氏道:“几个嫂嫂这外面是怎么了?这会子爷们都不在家,莫不是过来闹事的?还是攻击咱们王府的,要不缘何外面这么多的人呢?”

  三夫人胆小立刻道:“这外面是怎么了,我们要不要收拾东西躲躲去,快卉丹你赶紧回房不许在出来,万一有歹人闯入就麻烦了,万不可坏了闺誉,快去,快点回去。”

  元卉丹有些担心母亲,但是在母亲凌厉的眼神下不得不妥协,虽然知道这外面有情况很想看,但是也不敢拿自己的闺誉做赌注,本来议亲就是她的硬伤现在,要是在被坏了闺誉,她这辈子都甭想嫁了。

  其他几个夫人也赶快的让自己的闺女回去,儿子也给赶了回去,也叮嘱他们要是没事可以出来看看,有事就在屋子里面好好的猫着,不可冲动。

  伊宁在马车里面听着山响的敲门声对元宇熙道:“相公,你说你二婶会给铜钱吗?这么多人要不少银子呢,他们二房有那么多钱吗?”

  “有吗,绝对有,你不太了解我那个二婶子,她平时屋子里面的铜钱最多,可以兑换几千两银子呢!”元宇熙捏捏伊宁的小鼻子好笑的说道。

  “什么,她要那么多的铜钱做什么?难不成腌咸菜吃?”伊宁有些风中凌乱了,这是什么极品的女人,有银子不要要铜钱,难不成是过过数钱的隐?

  元宇熙好笑的道:“我那个二婶子最是财,每天都要叔数数钱才好,可是银子太多了扎眼,所以就数数铜钱,而且她数的很快,一天能数出上万的铜钱来,在王府这一点我都自愧不如,因为我只认识银子和金子,铜钱这玩意用的真少,”

  “而且娘子你不知道,我那个二婶很抠门可老夫人很像,不愧都是刁家出来的热,最喜欢用铜钱打赏下人,一吊钱一两银子,但是一千个铜钱呢,看起来很重很好看的样子,而且那些奴婢也愿意要,毕竟他们平时都用铜钱的时候更多一些,所以说今天这么多人,要是别人可能要发到天黑了,要是二婶的话依她的数钱速度和发银子的速度,最多一个半时辰就可以了。”

  伊宁这会子是彻底的头晕了,这二夫人还真是极品了,不知道是上辈子穷怕了这辈子天天数钱,还是因为这人太抠了,总之伊宁发现元宇熙才是最坏的那个。

  伊宁哈哈哈大笑倒在了元宇熙的身上道:“宇熙,原来你才是最坏的那个,这么损的招子你二婶子接了我敢肯定她会吐血的,以后再也不会数铜钱了你信吗?哈哈哈…”伊宁的开心也感染了元宇熙,元宇熙抱起伊宁放在自己的腿上道:“宝贝,我还没认识的时候就曾经想过,我那个二婶子什么时候会不数铜钱,不在一副在外人面前贤惠慈孝,但是背地里面比铁公糖公都抠门,可是你来到我身边才这么几天,那个王府大名鼎鼎的二夫人就要和铜钱告别了,真是开心啊,哈哈哈!”

  伊宁和元宇熙越说越开心,而外面的人看着敲门没人开,就响起了更大的喊声:“贤惠慈孝的二夫人,快点出来吧!”

  “贤惠慈孝的二夫人,快点出来吧!”

  “贤惠慈孝的二夫人,快点出来吧!”

  随着外面的喊声越来越大,越有穿透力,二夫人终于从老夫人的院子里面出来,到了前面的时候才被这响声给吓住,看着妯娌们看怪物的眼神,二夫人还特意的昂首,展示自己的新衣服头面,貌似在震慑大家,丝毫没有想到一会会怎样…

  ---题外话---

  亲们明天咱们就看看傻了的二夫人哈,看看她以后还数铜钱不,灭哈哈,果然最坏的是旭云啊!

  今个投票的亲很多。旭云很感谢,亲们继续啊,在此给所有投票的亲说声感谢!

  addie8696投了3票

  咖啡糖投了1票

  的快乐投了3票

  qina01投了1票

  海马宝宝投了1票

  谢谢大家了,明天最后一天,亲们看在旭云万更的份上,多撒点票子吧!
上一章   嫡女福星    ( → )
农家园林师农家药膳师女皇的后宫三七皇“弟”,妾妖娆戎娇神赌狂后借天改明11处特工皇弃妇之盛世田锦衣当国
好运pk10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嫡女福星,本章内容为第58章悲催的贤惠慈孝二夫人1的全文阅读页,嫡女福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嫡女福星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好运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