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pk10

本章内容为《首任军长》第一部临汾旅档案27/28的全文阅读页
好运pk10
好运pk10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好运pk10 > 军事小说 > 首任军长  作者:青田青松 书号:36932  时间:2017-7-31  字数:67018 
上一章   第一部 临汾旅档案(27/28)     ( → )
  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4月1,8纵23旅转移至东关以北康庄地区,准备会同13纵夺取东关。旅部指挥所设在“挂甲屯”的几孔窑里。“挂甲屯”距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远,仅有的几户人家,也因战争都躲避走了,屯上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

  23旅的指挥所刚刚安顿好,徐向前就打电话来讯问旅长黄定基和政委肖新的所在位置。徐向前十分了解他的部属,黄旅长和肖政委都是只顾打仗,不顾个人安危的将领。此时,黄旅长和肖政委及参谋长都去纵队开会去了,作战参谋彭向徐向前汇报了旅指挥所的位置。徐向前无不担心地说:“离敌人太近了。进出人员不要多,一定要隐蔽好,不能暴了指挥所目标和作战意图。”

  彭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司令员的指示报告旅领导!”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敌机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在挂甲屯轰炸的厉害。30多位民工害怕,躲进了23旅指挥所休息。突然,一枚炸弹投到指挥所的窑顶上,窑连人全都掀掉了。

  黄定基和肖新回到指挥所,都不了一口冷气。

  从4月2开始,在临汾东关地面上,战、炮战烈;地下则“土行孙”斗法,地道掘进与反掘进全面展开。23旅68团是负责挖地道任务的。68团5连在炮火的掩护下,驱逐了外壕阵地上的阎军,正在把4条交通壕迅速推进。

  外壕阵地是阎军的一道重要防线,阎军哪能轻易放弃。他们一面以炮火阻拦,用步兵连续反扑,一面在外壕内部修地堡,挖“t”字形深沟,阻止解放军前进。5连打得机智勇敢,在打退阎军反扑后,将交通壕开挖至外壕边,开暗道,挖眼,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进入外壕,歼灭壕内阎军,并抢修地堡。

  4月6,天刚刚亮,阎军在城头上往下一望,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夜之间,解放军修筑了上、中、下三层防御地堡,严严实实地控制了正面攻击的一段外壕。阎军想尽了办法,不断向外壕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官兵们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23旅爆破地道通过了外壕,进抵东关城下。至4月9,8纵23旅和24旅成功构筑4条地道,13纵37旅成功地挖出了两条爆破地道。

  上级决定,37旅的2条地道作为爆破点,4月1012时前完成装填炸药任务,18时统一号令起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这时,一声沉闷的巨响,爆破地道被阎军破坏了。

  28军情倏变。阎军通过地下大缸侦听出了正确方向,把37旅挖的两条正在装炸药的地道预先爆破了。

  王新亭建议启用23旅构筑的3条地道。上级同意了。

  黄定基接到任务后,亲自指挥装药。夜,静悄悄的。240多人组成的装药队,从几公里外将炸药运进地道,8700公斤的炸药,在4月1012时前装填完毕。

  这时,悬在指战员们口上的那颗心还没放松下来,因为离爆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呢!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过得特别地慢。

  一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15分钟过去了。

  指战员们紧张地看着时针走动。

  谢天谢地,18时到了,没有出现意外。黄定基一声“起爆”命令,3条地道一齐爆炸开来,临汾东关立时地动山摇,砖石俱焚。城墙上的阎军被炸得血横飞,鬼哭狼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尸首分家了,连同城墙的砖石飞上了天。事后知道,城墙炸出了两个缺口,分别有17米和25米宽。当时,指战员们没有在意缺口的大小,冒着浓烟和飞石奋勇冲击。68团3营和69团1营冲在最前面,两分钟不到就冲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二梯队紧跟着投入战斗。

  从左边突破口登城的69团1营,派出2连官兵沿左边城墙发展,2连2排以短促火力,掩护突出小组替冲击,连续打掉7个地堡,击退一股阎军的反冲击,攻占了小东门和东沃胡同东口。沿城前进的3排紧追逃跑的阎军至小东门,阎军见小东门被占领,狼狈钻进他们熟悉的地中,3排以火力封锁,接着对他们喊话。他们最后放下武器,成了3排的俘虏兵,清点俘虏和支:42人,2轻机,3门小炮。

  向纵深进攻的69团3连和6连越过内壕,攻占杨家洪等据点,俘阎军一名连长和他手下10多名士兵,缴重机,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路。沿城墙向右发展的68团7连,进至第5个突出部时,遭阎军顽抗,前进受阻,在城墙下进攻的9连和2连机智地绕到阎军侧后,协同7连歼灭了该股阎军,直小北门,攻占了十字北街。

  69团1营和68团3营攻入城后,沿东关大街,绕过胡同、李家囫囵北口的两个暗堡,继续攻击前进。

  68团3营7连3排在占领了碉堡后,指导员史水中带着通信员秦旺去观察地形。当他们从阎军营部小院走到狭窄的街上时,在黑暗中看到一支部队正从他们身边向大街方向奔跑。霎时,一个念头在史水中脑海闪过:我们的部队向前发展,为什么这支部队向后撤呢?他机警地问道:“哪一部分的?”

  “师部搜索排的!”

  从对方的回答中,已清楚地判明,这支部队是第66师师部搜索排!

  史水中没有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他知道,现在调自己的部队已不可能。于是,他迅速从间拔出手,向对方队伍开了一,并大声喊道:“冲啊!”冲,什么冲!身边就一个通信员。只见对方队伍中应声倒下一个人,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史水中再扣板机时,却怎么也打不响。手卡壳了。解放军的装备差,这是共知的,手不是瞎火就是卡壳,这是常有的事。现在,这一打一喊,明显告诉阎军,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搜索的人啊!他们马上恶狠狠地围过来,端着刺刀对着史水中大喊:“不准动!”看
上一章   首任军长    ( → )
二鬼子汉奸李地道战之一代铁血强国抗战之钢铁风抗战特种狙神最强军魂新二战风云血淬中华浸血的子弹单兵作战血色年华
好运pk10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首任军长,本章内容为第一部临汾旅档案27/28的全文阅读页,首任军长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首任军长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好运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