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pk10

本章内容为《风神帮》第四十章无敌铁金钢全书完的全文阅读页
好运pk10
好运pk10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好运pk10 > 武侠小说 > 风神帮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42  时间:2019-9-10  字数:10454 
上一章   第四十章 无敌铁金钢(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严七,一见油头粉面的佩剑青年和背钢鞭的红面膛壮汉,立即大惊失,不由口急声说道:“少堡主不好,这两人是崆峒派南郑分舵上的人,前面佩剑的小子就是‘了凡’的俗家弟子,人称‘花里粉蝶’另一人是‘红脸鞭’,是他的助手…”

  话未说完,萧琼华已冷冷一笑,道:“这是他们自己前来送死…”

  严七一听,却慌忙的分辩说:“他们一定是方才对我的化装发生了怀疑,特的追来了!”

  小虎淡淡的一笑说:“严世伯,哇!这两人方才已和我们照过面了!”

  严七‘噢’了一声,惊异的说:“怎么,你们怎么方才…”

  话未说完,两匹快马毫无忌惮的已飞马纵入林内。

  油头粉面青年人‘花里粉蝶’一见小虎和萧琼华,立即哈哈一笑说:“哈哈,果然在这里呀!”

  另一黄衣背鞭的壮汉‘红脸鞭’,则放肆的说:“怎么,这一会又多出一个老家伙?”

  说话之间,两人同时纵下马来。

  严七一听‘红脸鞭’呼他老家伙,顿时大怒,不由身向前两步,怒声说:“两个没有长眼睛的混帐东西,把眼睛睁大点,老夫是你们的严七爷…废话少说,快亮家伙吧!”

  说话之间,探手间,‘哗啦’一阵金铁响,索子鞭已撤出来。

  ‘花里粉蝶’一见,反而狂傲的哈哈一阵大笑,同时,轻蔑的笑声说:“这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严七老小子,你还不知道吗?祖师爷,亲下法令,到处捉拿你严办呢!”

  话未说完,严七已嗔目怒声说:“放,玉虚上人是你们的祖师爷,与我严七何干?我严七既非你们腔峒派的门人,也非你们腔峒派的挂名弟子,既不抢人家的钱,也不想人家的大姑娘…而且…”

  话未说完,‘花里粉蝶’已飞眉怒声说:“你这老狗胆敢拐着弯骂人?告诉你,别人怕你严七,本分舵主可没将你严七放在眼里…”

  严七怒极一笑说:“那样最好,小子,快亮兵器吧,咱们是废话少说!”

  另一红面膛的汉子‘红脸鞭’,突然大声接口说:“分舵主,慢着,留点力气对付那妞儿,这老家伙由我收拾!”

  严七冷哼一声说:“那你们是找死,把眼睛睁大点儿,人家连你们的祖师爷,都没放在心上,还会把你们这些三脚猫的孩子,狗腿子看在眼里吗?”

  ‘红脸鞭’一听,顿时大怒,不由指着严七,怒声说:“姓严的老狗,你敢骂老子是狗腿子,还敢大言吓人?”

  严七冷冷一笑说:“你们两人也别痴在那里光打雷不下雨,自知两对三没有战胜把握,虚作声势?现在严七爷索介绍一位时下武林鼎鼎大名的人物给你们…”

  说着,肃手一指俊面带煞的小虎,继续说:“这位就是掌伤‘松云’,戏斗‘了尘’,连你们祖师爷‘玉虚’都没放眼内的雷少堡主…”

  话未说完,‘花里粉蝴’两人,浑身一战,面色同时大变!

  ‘花里粉蝶’强自一定心神,说:“在下接得总坛通知,雷少堡主穿的不是这套衣服…”

  严七一瞪眼,突然提高声音说:“告诉你,雷少堡主不但是‘飞云绝笔’丁大侠的高足,还是昔年剑术无敌,‘换心秀士’的衣剑继承弟子!”

  ‘花里粉蝶’一听,神色数变,目闪惊急,久久不知言语。

  ‘红脸鞭’则一抱拳说:“既然是雷少堡主,我等接有命令,必须报告总坛得知,在下两人先走一步,就此告辞了!”

  说罢,向着神情惊急的‘花里粉蝶’,沉声说:“咱们走!”

  两人刚待转身,一直冷眼在旁观察的萧琼华,突然沉声说:“慢着!”

  ‘花里粉蝶’和‘红脸鞭’,同时转身上步,沉声问:“姑娘还有什么事?”

  萧琼华冷冷一笑,淡淡的说:“凡遇见本姑娘的恶徒,即使不留下头颅,也得留个记号!”

  ‘花里粉蝶’一听,故意怒声说:“在下乃赫赫一方舵主…”

  萧琼华未待对方说完,剔眉怒声说:“什么一方舵主?就凭你的绰号就该削掉你的耳朵!”

  ‘花里粉蝶’一听,立即分辩说:“在下绰号‘玉面哪吒’,又有何不雅…?”

  话未说完,严七立即顶了一句:“那是你自己取的,谁承认?”

  萧琼华却在旁不耐的说:“你是什么绰号,本姑娘已无暇过问,就凭方才在官道上轻浮笑,就该削去你两人的耳朵!”

  说此一顿,突然一剔柳眉,靥透煞气,叱声问:“你们两人动不动手?”

  ‘花里粉蝶’一听,突然心头一横,呛的一声撤出背后长剑,同时怒声说:“婢你睁开眼睛,少爷可不是任意欺负的人,有本事你就动手!”

  说话之间,横剑而立,虽然面怒容,但却目闪惊急。

  萧琼华冷冷一笑说:“方才只是想削去你的双耳,现在你必须割去你的舌头…”

  话未说完,‘花里粉蝶’突然一声厉嚎:“少爷和你拚了!”

  厉嚎声中,飞身前扑,手中长剑,一式‘初绽寒梅’,幻起数朵银花,迳向尚未撤剑的萧琼华刺去。

  萧琼华冷冷一笑说:“如果要姑娘亲自动手,你就没有狗命了!”

  说话之间,娇躯神妙的一旋,青光闪处,红芒暴涨!

  紧接着,一阵惨嚎,人影疾转,‘花里粉蝶’的人头,应声飞起,一道鲜血:‘噗’的一声溅起一丈多高。

  绿影闪处,萧琼华已飞身退至两丈以外,青光敛处,她的宝剑早已入鞘。一旁观看的严七,神色震惊,不由呆了!

  这时,他才惊觉到这位萧姑娘比起小虎来,更厉害,更不好惹、看来,兰小姬和小虎这段姻缘,恐怕要一波三折了。

  再看那边的‘红脸鞭’早已吓得面色如纸,冷汗直,完全吓傻了。

  萧琼华一见,立即沉声说:“还不割下你的耳朵逃命吗?”

  ‘红脸鞭’急忙一定心神,‘咚’的一声跪在地下,同时,叩头如捣蒜的哀求说:“萧姑娘请饶命,小的该死,有眼不识泰山,饶了小的吧!”

  萧琼华不知道‘红脸鞭’的平素品行,自是不便人太甚,因而望着严七,问:“严前辈,这人的平素行为如何?”

  严七冷哼一声,说:“跟‘花里粉蝶’在一起的还有什么好东西!”

  ‘红脸鞭’一听,吓得又向严七连连叩头,同时哀声说:“严七爷,您老行行好,救救小的狗命吧!”

  严七冷冷一笑说:“方才还骂我是老狗,现在又喊我七爷了!”

  ‘红脸鞭’赶紧骂自己说:“七爷,那是小的胡说,该打嘴巴!”说着,真的左右开弓,两掌轮番的在自己的嘴上‘叭叭’的打起来。

  小虎心地仁厚,看得有些不忍,立即和声说:“严世伯,哇!看在小侄的份上,给他一个自新改过的机会吧!”

  严七见小虎当着‘红脸鞭’的面向他求情,真是既骄傲又有些受宠若惊,是以趁机沉声说:“还不谢谢雷少堡主的救命之恩!”

  ‘红脸鞭’一听,知道这一条命算是保住了,因而赶紧又向小虎,叩头说:“多谢雷少堡主救命之恩!”

  小虎立即沉声说:“哇!些许小事,何必称谢,只要你今后知道悔改就好了!”

  ‘红脸鞭’再度叩头说:“小的今后,如再作恶,定遭剑分尸!”

  严七立即言说:“你小子要想报答雷少堡主的救命大恩也不难,只要你将今天发生的事,向后瞒过一两天…”

  ‘红脸鞭’一听,忙不迭的连声,说:“可以,七爷您怎么吩咐,小的怎么作!”

  小虎和萧琼华,闹不清严七要作什么,是以,俱都惑的望着他。严七深沉的点头,说:“第一,你要在这座林子里被捆南天…”

  ‘红脸鞭’一听,立即惊的慌声说:“七爷,那…那小的不会饿死吗?…”

  严七立即摇摇头说:“不会,有我老人家陪着你!”

  小虎和萧琼华知道严七必然另有目的,因而不便说什么。

  ‘红脸鞭’无奈,只得点了点头。

  严七继续说:“第二,不能报告‘花里粉蝶’是萧姑娘杀的…”

  萧琼华一听,正待说什么,小虎已向她撺了一个‘稍待’手势。

  “红脸鞭”却迟疑的问:“小的怎样向上级报告呢?”

  严七毫不迟疑的说:“很简单,回头我老人家自然告诉你!”

  ‘红脸鞭’只得连连颔首,不停的应是。

  严七的脸色逐渐变得肃穆的说:“第三,现在我老人家和少堡主萧姑娘还有重要的事相商…”

  ‘红脸鞭’听得心中一动,赶紧急声说:“那小的躲到林外去,等七爷和少堡主萧姑娘把事商量好了,小的再进来听候吩咐…”

  严七一听,立即嗔目沉声说:“何必那么麻烦,我老人家点了你‘黑憩’,你乖乖在这睡一会觉,商量好了再把你拍过来!”

  ‘红脸鞭’一听,立即惊得面色大变,不由紧张的惶声说:“七爷,您,您可不能丢下小的不管呀?…万一狼来了…!”

  严七立即瞪眼沉声说:“废话,方才一剑杀了你,不结了吗?何必还和你费这么多的舌?”

  ‘红脸鞭’—听,深觉有理,只得忐忑不安的应了两个是。

  严七一面向前走去,一面沉声说:“站起来!”

  ‘红脸鞭’—听,只得由地上战战兢兢的站起来。

  严七为防‘红脸鞭’变卦?是以,趁对方刚刚直身的同时,一个箭步纵过去,出手点了对方的‘黑憩’。

  老经世故的严七,也不是傻子,他知道被点的一刹那,人仍有知觉,为了求得‘红脸鞭’的合作,只得伸臂抱住他。

  严七将‘红脸鞭’放好在一堆落叶上,立即走回来说:“现在我们已了相,如果不控制住‘红脸鞭’,要想救我家小姐就难了!”

  小虎立即惑的问:“哇!严世伯的意思是…?”

  严七毫不迟疑的,说:“我希望少堡主和萧姑娘,能尽快的将我家小姐救出来!”

  萧琼华抢先回答说:“那是当然,我们会尽马匹的体力极限…”

  话未说完,严七已言说:“现在已到了崆峒派的总坛势力范围以内,如果他们认出了少堡主和萧姑娘,必然处处接待,步步护送,必然浪费时…”

  小虑立即关切的问:“哇!严世伯的意思是要小侄两人越山飞驰?”

  严七一听,立即赞声说:“对,少堡主完全猜中了老朽的意思!”

  萧琼华却不解的问:“我们怎么走才最近?”

  严七见萧琼华有意答应飞驰前去,格外高兴,立即兴奋的说:“老朽自然为两位画一个捷径图和进入崆峒总坛的秘道以及途中连络的人…”

  小虎一听,立即关切的言说:“哇!最好将水牢的位置也画出来!”

  严七毫不迟疑的说:“那是当然!”

  于是,他就在地上检起一个枯枝条,用脚拨开地下的落叶,就用枯枝一面画,一面讲解起来了。

  由于严七画得清楚,讲得仔细,即使一个小节,也不疏忽,是以,一张地面路图画下来,足足用了一个时辰。

  这时,天色已晚,红即将隐入地平线,严七即在自己的鞍囊内,取出干粮和酒棻,三人一面进餐,一面商讨细节。

  一切记后,萧琼华首先关切的问:“我们将兰姑娘救出来,送去王樵户家,他会收吗?”

  严七立即正的说:“他当然会收,而且,我也会尽快的赶去!”

  小虎一指地上的‘红脸鞭’问:“严世伯,哇!这人怎么办?”

  严七有些得意的一笑说:“这人很有利用价值,由我来处置他!”

  萧琼华关切的问:“严前辈预备怎样处置他?”

  严七一笑说:“萧姑娘,请恕老朽暂时保密,到了王樵户家,老朽自会告诉两位?”

  小虎和萧琼华一听,只得不再追问了。

  于是,两个人看了一眼,逐渐昏暗的天色,同时起身说道:“救人如救火,那我们先走一步了!”

  严七急忙起身,肃容说:“少堡主和萧姑娘,武功剑术,虽然均达化境之绝,但进入崆峒总坛,仍应处处谨慎为是!”说着,又指了指‘血火龙’和‘小青’,继续说:“二位放心,这两匹宝马,我一定为你们喂好!”小虎和萧琼华谦和的笑一笑说:“马匹有何重要,只希望严世伯能够如期赶到就好了!”

  说罢施礼,大步向林外走去。

  严七一面急步相送,一面笑着说:“谨祝两位顺利,恕老朽不再送了!”

  小虎和萧琼华,也道声‘后会’,展开轻功,直奔西北。

  这时天色已黑下来,原野早已没有了人影。

  小虎和萧琼华这时是何等功力?一经展开轻功,快如飘风,设非目利尖锐的顶尖高手,己难发现两人淡淡的身影。

  陕南地区多河,但对身怀绝世轻功的萧琼华和小虎却毫不发生阻止作用,他们仅需数条枯木或几块树皮,即可飞渡过去。

  两人一面飞驰前进,一面暗自核对路线。

  因为,照严七所画的路线图,两人必须在天色大亮之前,进入甘陕边境的山区。

  据严七说,崆峒派的门人弟子,大都贪图享乐,是以,分舵全都建立在城市和大镇甸上,小镇都无眼线巡逻,遑论山区了。

  小虎一面飞驰,一面忧心的说:“哇!玉虚老道,如此狠毒,居然狠心将自己的堂妹,关进水牢,令人想来,实在难以置信…”

  萧琼华知道小虎关心兰小姬的安危,因而宽声说:“你没听严前辈说,水牢有好多种,你怎的知道是泡在水里?再说,有没有关进水牢里还是一个问题呢!”

  小虎一听,不由惊异的问:“哇!表姐怎么不相信严世伯?”

  萧琼华立即解释说:“他当然说的不假,谁又敢担保不是‘玉虚’设的圈套我们前去?”

  小虎一听,立即代严七辩护说:“哇!严世伯绝对不会那样作…”

  萧琼华立即接口说:“就怕他自己也被蒙在鼓里!”

  小虎略微想了想,说:“哇!严世伯久闯江湖,见广识多,为人也极机警,我想‘了因’骗不了他!”

  萧琼华说:“那样最好,不过,谨慎小心总没错!”

  小虎深觉有理,立即应了声是。

  两人飞驰一个更次,便检一个广阔处坐下休息片刻,同时,绝对远离乡村飞驰,以免惹起犬吠,惊动了隐居的高人。

  一路行来,俱都与严七所画的路线相符无异,而且,到达甘陕边界的嘉兴镇,天色尚未五更。

  两人停在镇外商量一阵,要不要前去严七指定的客栈叫门,还是等天亮再去。

  经过商议的结果,决定趁天未亮前去叩门,以免人多眼杂,走了消息而波及营救兰小姬的大计。

  嘉兴镇是依着山麓的大镇,但人口也不过数百户,大街仅有东西一条。

  小虎和萧琼华,进街一看,在坐北朝南的一家,永兴隆客栈的招牌上,果然画着一个红漆葫芦。

  于是,两人走至店前,由小虎在店门上的拉环上,拉了两下。

  门内一阵铃响之后,好一会才听到里面有人咳嗽了两声。

  紧接着,一阵不疾不徐的脚步声,向店门走来。

  小虎和萧琼华对了一个眼神,表示有人来了。

  一阵门闩声响,店门沉重的被开了一道宽

  小虎和萧琼华一看,只见开门的竟是一个睡眼惺忪的店伙。

  店伙见小虎和萧琼华,衣着不俗,携带兵器,赶紧面堆笑,急忙又将店门推开两尺多。

  同时——哈含笑,连连肃手说:“爷,姑娘,请进,请进!”

  小虎和萧琼华,颔首微笑,迳自走进店来。

  店内十分幽静,仅账房内点着一盏油灯。

  店伙急忙关好店门,转身向小虎两人,肃手恭声说:“爷,姑娘,请随小的来!”

  小虎立即挥了一个‘稍待’手势,同时,谦和的问:“哇!请问贵东尹当家的在吧?”

  店伙听得一惊,不自觉的低声音问:“爷和姑娘是…”

  小虎急忙按照严七代的话,含笑说:“哇!我们是由华容来的!”

  店伙一听,立即以恍然神情点了点头,依然低声音说:“原来二位是兰府上来的,请等一等,我去请我家五爷!”

  说着,转身向账房走去。

  小虎和萧琼华知道店伙说的‘兰府’是指的兰小姬的家,因而断定这家客店的尹五,必然是与兰家有渊源的人。

  这时店伙已走进账房内,同时,传出一个苍劲低沉的声音问:“是谁呀?”

  只听店伙低声回说:“五爷,是一位少爷和一位姑娘,他们说是由华容来的…”

  话未说完,苍劲声音已急声吩咐说:“快请至后店雅院待茶,我马上来!”

  店伙应了声是,接着由账房内走出来。

  同时,急忙哈肃手说:“爷和姑娘请!”

  说着,当先在前引导,迳向后店走去。

  由于天尚未曾拂晓,全店旅客仍在睡梦中,是以,每间客室里,都传出‘呼呼’的憩睡鼾声,绕过数排长房和几座独院,又到了一道粉墙小门楼前。

  店伙急步走上小门楼的台阶,举手握住门环,用力拉了三下。

  小虎一俟店伙放手退下阶来,立即关切的问道:“哇!这是尹当家的眷宅吗?”

  店伙含笑谦恭的说:“早几年是的,自从我家五去世后,我家五爷就将内宅作了接待贵客和知己朋友的地方了!”

  把话说完,门内已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显然是个女人。

  果然,门内响起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问:“是谁呀!”

  店伙立即含笑回答说:“是我,黄嫂!”

  嫂字甫落,院门已‘呀’的一声开了。

  小虎和萧琼华一看,只见开门的黄嫂,竟是一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衣着鲜明的中年妇人。

  黄嫂穿一身蓝缎花边衣,头发微微有些蓬松,眼睛惺忪,衣襟上空有两扣未结,出些鲜红内衣。

  店伙一见黄嫂,立即肃手一指小虎和萧琼华,恭敬的说:“黄嫂,这两位是华容兰府上的公子小姐!”

  小虎和萧琼华立即礼貌的颔首微笑。

  黄嫂一听说是‘华容兰府上’来的,赶紧一整脸色,脸堆笑,一面开门,一面急忙理发结扣。

  同时,向着小虎和萧琼华忙不迭的笑着说:“公子、小姐,快请里面坐!”

  小虎和萧琼华,颔首为礼,迳自登阶向门内走去。

  店伙一见,即向小虎两人哈个,也转身向前走去。

  黄嫂一俟小虎两人走进院门,立即在前引导,同时,恭声问:“主母老人家可好?”

  小虎知道问的是兰小姬的母亲古女侠,只得谦和的说:“哇!托你的福,还好!”这本是一句客套话,但听在黄嫂的耳里,却慌得急声说:“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公子爷,您这么说可把我黄嫂折磨死了!”

  小虎一听,知道黄嫂是兰小姬家中的丫头女仆,是以,也没有再说什么,但是,萧琼华却暗自一笑!

  绕过壁,是一座中央小厅,左右两厢各有一座小院子,院中有花有树,倒也雅致,和一般客店中的独院,大致相同。

  这时,另两名侍女,也闻声起来,已将小厅上的纱灯燃起。

  进入客厅,小虎和萧琼华,分别坐在上首两张椅上,侍女立即献茶。

  这时天色已经拂晓,院中景物隐约可见,院外店中,同时也传来及早赶路的旅客们的招呼店伙声。

  一阵急小脚步声,壁处人影一闪,急步走进一个灰袍壮健,神采奕奕的白发老人来。

  立在一侧的黄嫂一见,立即谦恭的说:“我家五爷来了!”

  小虎和萧琼华一听,立即由椅上立起来。

  尹五一见,慌的急忙加紧步速,同时,急声说道:“少侠和姑娘请坐,恕老朽来迟了!”

  说话之间,已急步登阶走进厅内,同时,连连肃手,热烈的说:“两位请坐,两位请坐!”

  小虎没有坐,立即拱手自我介绍说:“在下雷小虎…”

  话刚开口,尹五的神色一变,立即向小虎递了一个眼神,小虎顿时惊觉,立即住口不说了。

  尹五立即望着黄嫂和两个侍女,吩咐说:“公子和小姐还没用早膳,黄嫂,带她们两人去准备吧!”

  黄嫂恭声应是,即和两个侍女退出去了。

  尹五一俟黄嫂三人走出厅去,立部望着小虎和萧琼华,再度肃手低声说:“雷少堡主和这位姑娘请坐!”

  小虎趁机一指萧琼华,介绍说:“哇!这位是在下的表姐萧琼华!”

  尹五又向萧琼华呼了一声‘萧姑娘’。

  小虎和萧琼华依然归座,尹五则陪坐在一张侧椅上。

  尹五落座后,首先关切的问:“少堡主可是碰见严七弟了?”

  小虎颔首说:“不错,哇!在下正是奉严世伯的指示前来!”

  尹五一听,连连颔首说:“好好,我一直担心他碰不到少堡主呢?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萧琼华立即言问:“严前辈走时,曾和前辈讲妥去找我小虎弟弟?”

  尹五毫不迟疑的颔首说:“是的!瞩目当今武林,能救我家小姐的,只有雷少堡主了!”

  小虎一听,断定尹五以前必然也是兰家的从仆。

  但是,萧琼华却继续问:“为何不去请古女侠?”

  尹五毫不隐瞒的说:“我家主母,多年封剑,久已不历江湖,再说,她老人家也不是玉虚的对手!”

  小虎立即接口说:“哇!我们现在就是准备去救兰姑娘…”

  尹五一听,立即离位躬身说:“老朽先在这里代表我家主母,先谢谢少堡主和萧姑娘了!”

  小虎和萧琼华,急忙欠身还礼。

  小虎接道:“哇!前辈不必多礼,大家都是自家人,而且救兰姑娘早险,也是义不容辞的事,现在有几个问题请你答覆!”

  尹五一面归座,一面坚定的说:“请少堡主和萧姑娘有话尽管问,老朽知道的照实陈报!”

  小虎首先问:“哇!严世伯过去后,可有崆峒总坛派来高手追来?”尹五摇摇头说:“没有,我曾叮嘱在门前招徕客人的店伙,要他们特别注意!”

  萧琼华接口问:“有没有可疑的人物?”

  尹五依然摇摇头说:“也没有发现,这条路多是西上山区收购皮货的生意人,很少有武林人物出现,崆峒派的人更不会前来此地!”

  小虎听罢,接口说:“哇!现在请尹前辈为我们准备三天的干粮途中吃,我们准备中午时分离去,以后的食物,到化平后再准备!”

  尹五忙不迭的连连颔首应是说:“是,是,老朽稍时亲去准备!”

  这时,黄嫂一人已将早餐送来,由于靠近山区,尚有两项野味。

  早餐完毕,小虎和萧琼华,便至东厢休息,尹五则自去准备小虎两人携带的干粮等物品。

  小虎和萧琼华,倒小睡,二人虽是相拥而眠,并未及于。院中则有黄嫂暗中警卫,以免惊扰小虎两人的休息。

  两人调息完毕,精神焕发,疲意尽褪,便就房中暗研自己的刚柔剑式,因为再有三两天,便要深入虎,拯救兰小姬,所遇之人,虽非顶尖高手,也极可能遇上‘玉虚’,那时便要分个胜负高低。

  是以,两人一有时间,便各自潜心研究剑式,并在暗中,以指代剑,勤加练习。

  中午不到,院中已有了尹五的声音。

  小虎和萧琼华闻声立刻从厢房内走出来。

  尹五一见,立即谦和的问:“少堡主和萧姑娘休息籽了吗?”

  小虎含笑说:“休息好了,哇!东西可曾备齐?”

  尹五笑着说:“完全准备好了!”

  小虎看了一眼天色,说:“哇!既然准备好了,为了争取时间,现在就走吧!”

  尹五也不挽留,立即谦恭的说:“老朽在前头带路!”

  于是,尹五在前,小虎和萧琼华在后,出了后店门,即是一片树林,尹五则直向林中的一座小屋走去。

  小虎见尹五手中并没有拿什么东西,而迳朝前面的小屋,断定他所准备的食物,已事先放在小屋内。

  走至小屋前,尹五一人走了进去,稍顷,即提着四个挂袋和两圈细索出来。尹五先将四个挂袋分别交给小虎和萧琼华,又提着两圈细索说:“行走山区,有这两圈丝索,可以节省许多时间,而且,方便的多!”

  小虎和萧琼华分别接过来一看,只见细索如柳条,十分轻柔,一端系有飞抓,暗活扣制作的十分巧。

  看罢,两人同时赞声说:“很好,这东西不但可以飞渡深涧悬崖,而且可以缚兽捆人!”

  尹五特别提醒说:“最大的用处恐怕还在水牢!”

  小虎立即似有所悟的说:“哇!果真照严世伯说的那样险恶,这两圈飞抓丝索实在用得着的!”

  萧琼华已将食物袋带在纤弯带上,立即催促说:“我们走吧!”

  尹五一听,立即举手指着正北说:“少堡主两位可由此地迳奔正北,地势不但愈走愈高,而且俱是绵延树林,除了樵夫猎户外,可说绝少行人!”

  小虎一听,立即拱手说:“尹前辈,哇!再见了!”

  尹五也赶紧抱拳,谦恭的说:“祝两位一路顺风!”

  小虎和萧琼华,再说一声“多谢”展开轻功,就在林隙间,如飞向北驰去。    小虎和萧琼华来到崆峒派总坛,本想直接潜入水牢救兰小姬,没想到在经过大厅时,却发现蝙蝠门主和蝙蝠夫人竟然和了尘这个俗仔道人,正把酒言,吃喝得有够的。

  两人一偷听,才宰羊原来了尘竟然勾结蝙蝠门,将玉虚上人等还算不错的人给昏关了起来,如今崆峒派上下全是一些呆坏蛋在把持着。

  小虎听到这里,已经‘冻抹吊’(受不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闯了起去,一掌就让了尘这个俗仔嗝!和蝙蝠门主、蝙蝠夫人干了起来,萧琼华当然只好加入大车拚了。

  正当小虎、萧琼华和蝙蝠门主、蝙蝠夫人打得昏天暗地时,哇!皇甫慧、上官紫,已经救了兰小姬,三女合力打了进来,把整个崆峒派搅得飞狗跳,一蹋糊涂,当小虎手刃杀父毁家仇人时,也是崆峒派重新收复之时。

  看死人的脸色,蝙蝠夫人死得实在有够难看,她圆睁眼睛,死不瞑目呀!

  玉虚上人经过这次教训,已不再做席卷武林之想,而小虎这个小白脸可‘卯’(赚)死了,一次赚到四个如花似玉的‘水牵手’(美娇娘),夜夜宵,做他的‘无敌铁金钢’去啦!重整雷家堡,自有少堡主夫人萧琼华去管。

  江湖上的俗事刷刷去,不管了。

  ——全书完——
上一章   风神帮   下一章 ( 没有了 )
胭脂游龙道遥快枪手鸭霸王双龙艳凤千面情狼神仙老虎狗玉壶春(新)红粉陷阱金戈不败怪童闹乾坤玉壶春
好运pk10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风神帮,本章内容为第四十章无敌铁金钢全书完的全文阅读页,风神帮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风神帮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好运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