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pk10

本章内容为《猪哥打通关》第十八章福禄全归铁人也的全文阅读页
好运pk10
好运pk10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好运pk10 > 武侠小说 > 猪哥打通关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14  时间:2019-9-9  字数:15996 
上一章   第十八章 福禄全归铁人也    下一章 ( 没有了 )
  铁仁忍不住的喝道:“笑什么?住口!”

  他那震耳喝声,立即止住众人的笑声。

  “卤蛋,你疯啦?你不是我的好朋友了吗?我太不敢相信啦!”

  “阿仁,是他们我走上这条路!他们若在初二前来观礼,我会立即解散神风帮,可惜,他们没来!”

  他的声音倏然转厉道:“他们既然看不起我,我为何要看得起他们,我为何要留下这批垃圾呢?”

  铁仁喝道:“胡说八道!各派之人即使失礼,这批人并没失礼,他们亦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如此摧残及屠杀他们?”

  “哈哈!世人皆负我,生杀在我手中!”

  “住口!你真的疯啦?快放人!”

  “放人?你要我放人?”

  “不错!”

  “二位副帮主,请!”

  金银双雕立即掠到卤蛋的身前。

  卤蛋传音道:“吾那小子,二位趁机除掉他!”

  金银双雕欣然点头。

  只见他们朝卤蛋身前一站,立即齐喝道:“退!”

  除了那五十人之外,其余之人立即退回墙前。

  卤蛋喝道:“阿仁,你真的要救人吗?”

  “不错!”

  “好!你只要能够承受他们的一掌,我就放人!”

  群情大哗!秦浩天喝道:“阴谋!别答应!”

  铁仁平静的道:“他们是一起出手,还是分别出手?”

  “分别出手!”

  “好!我答应!”

  点苍掌门范继义急道:“仁大爷,你忘了小啦!别答应!”

  铁仁平静的道:“我有小,他们也有小,他们亦是别人的小。”

  五位出家掌门人立即悚容!

  千慧师大喝道:“贫尼愿意自尽,你放了他们!”

  卤蛋不屑的道:“别自抬身价!”

  “你…”“阿仁,进来吧!”

  铁仁大步向前,不久,他已停在金银双雕一丈远处。

  金雕声道:“小子,你若怕死,就退远些!”

  铁仁这句:“不必!”立即全力催功。

  金雕嘿嘿一笑,立即徐徐抬起右掌。

  只见他那右掌不但立即膨,而且黑得发亮,千慧师太等五位出家掌门人立即低头默念佛号或道号。

  铁仁吓得神色一变,立即咬牙动员全部的功力。

  金雕神色一狞,翻掌疾拍向铁仁的心口。

  铁仁紧握双拳吼道:“杀!”惊急之下,他疾吼而出。

  ‘砰!’一声,他的心口结实的挨了那一掌。

  金雕得意的哈哈大笑!

  其余之人亦放声大笑!

  各派联军不忍心的低下头。

  那知,金雕刚笑二声,立即惨叫道:“啊…你!”

  ‘砰砰!’二声,金雕和银雕一起遭到反震之力!

  两人不由惨叫吐血!

  铁仁只觉心口微微一窒,立即没事,他一见金银双雕惨叫吐血,他倏地哈哈一笑,立即剑疾攻而去。

  鬼哭神嚎迅即攻去!

  卤蛋神色一变,喝句:“土地祠后!”突然转身掠入厅中。

  金银双雕乍见漫天剑气涌来,不由大骇!

  他们惊慌的逃!

  倏觉肩部一疼,接着全身剧疼!

  他们骇呼道:“救命啊…”血纷飞!

  他们两人已被剑气绞碎!

  这一切只发生于短暂之间,附近之神风帮人员乍见此景,人人神色大变,直觉的立即掠向房中。

  各派联军乍见此景,不由惊怔加!

  铁仁大吼道:“救人呀!”

  众人神智一醒,立即疾出飞镖。

  那五十人岂堪二千五百支飞镖之合攻,何况他们又是在心慌意之中,刹那间,他们便已经被宰掉。

  那五千人立即和第二排之二万人扑向庄中。

  第三批人立即卸除炸药及救人。

  铁仁早已冲入大厅,却见卤蛋坐在椅上道:“阿仁,你懂那句‘土地祠后’吗?你还记得可爱的土地公吗?”

  铁仁提防的忖道:“哇!他在此时此地干嘛还在提这么无聊的话题呢?他是否在声东击西呢?”

  他立即沉声道:“知道!”

  说至此,正好有三名神风帮之人由右侧拱门奔入。

  铁仁滑身挥剑疾削,左掌亦疾拍!

  惨叫声中,三具首级已经飞出。

  三具尸体立即倒地猛着鲜血。

  卤蛋卸下面具,笑道:“阿仁,想不到你还在施展此招剑术,看来你尚未把我完全忘掉哩!”

  “我永远忘不了你的恩及狠毒!”

  “哈哈!随你怎么说吧!反正,我自认没有亏欠你!”

  “你方才为何安排那两个老鬼扁我!”

  “阿仁,枉你聪明绝顶,你难道不明白我在放水吗?”

  “啊!你…”“阿仁!世上有谁比我更了解你,钱塘怒涛毁不了你,区区两个老鬼怎么能够奈何得了你呢!”

  “我故意作此种安排,方始有目前这种局面,否则,那二千余名人质如今早已被炸得粉身碎骨啦!”

  “啊!你究竟是正?是?”

  “我承认我是恶至极,不过,我只对你正,我不但没有害过你,而且我一直成全你,这就是我的偏激本啦!”

  “你…为何待我好?”

  “我自幼被人歧视,更遭人迫害,我恨透世人,不过,你虽穷、虽苦,你却活得很坦然自在,我佩服你!我当然待你好!”“唉!我不知该怎么说?”

  “什么也别说!每年的今,别忘了我!”

  “你…你要…”

  “我必须自行了断!我不甘死于别人之手!”

  “你…我帮你说情吧!”

  “谢啦!我这辈子最大的缺憾已经在方才由铃钤的口中弥补,我已经没有遗憾,不过,我有一事相求!”

  “说吧!我一定办到!”

  “葬我于你那间木屋后,如何?”

  “好!我会葬你于屋后,更会挑二子做你的儿子,他们永远姓邓!他们永远怀念你,永远祭拜你!”

  卤蛋唤句:“阿仁!”立即双目一

  铁仁不由咽声唤句:“卤蛋!”

  “阿仁!尽量别涉入武林,太复杂啦!”

  “是!”“别忘了土地祠后!嗯!”一声闷哼之后,他已自断心脉而偏头靠在椅上,铁仁唤句:“卤蛋!”立即下跪含泪叩头。

  七位掌门人一直站在厅外,他们瞧至此,立即一起入厅。

  “仁大爷,请起!”

  “谢谢!请各位验尸!”

  “不必!你带走吧!大恩容后再谢!”

  “别客气!告辞!”

  他上前狭起卤蛋,立即向外行去。

  此时的拚斗已近尾声,铁仁步出人群,便见那群人质已经纷纷离去,他暗暗一叹,立即疾掠向远处的山中。    铁仁担心卤蛋的尸体会发臭,所以,他沿途全力飞掠,而且未经歇息,他终于在破晓时分,掠返庄中。

  他直接掠入厅中,立见盖梅入厅道:“仁哥,你回来得如此快?”

  铁仁嘘口气,将尸体平放在地上,立即道:“吩咐小龙去准备入殓之事。”

  盖梅立即向后掠去。

  南宫虹六女先后入厅,她们立即先向铁仁招呼。铁仁嘘口气道:“天下太平啦!”

  不久,小龙已经奔出大门。

  盖梅一入厅,铁仁立即叙述此行之经过。

  说完,他轻抚卤蛋之脸道:“卤蛋对我恩重如山,虹妹,我会在你们所生之子挑二位承续卤蛋之香火!”

  南宫虹六女立即点头应是!

  “卤蛋自尽前吩咐我将他葬在木屋后,我不但会依他之言,我还会吩咐每在坟前献上一束鲜花。”

  盖梅点头道:“卤蛋的确值得咱们尊敬!”

  “不错!我如今的一切几乎完全是他所赐,我永远难忘!”

  倏见卤蛋的双耳、双鼻及双眼眼角各自溢血,铁仁心中一悲,立即下跪道:“卤蛋,你尚听得见我的话吗?”

  说着,他的泪水不由溢出。

  诸女立即陪跪在一旁。

  铁仁取巾拭去血道:“卤蛋,你安息吧!”

  说着,他默默起身。

  诸女立即肃然跟着起身。

  盖梅劝道:“仁哥,你来回赶路,先去沐浴歇会吧!”

  “好!你们照顾尸体吧!”

  说着,他立即返房沐浴。

  半个时辰之后,棺木及葬仪人员和物品皆已经抵达,铁仁含泪捧卤蛋入棺之后,葬仪人员立即忙碌着。

  半个时辰之后,葬仪人员抬棺离厅。

  铁仁和诸女亦已随棺而行。

  他们抵达土地公庙附近,便有不少人前来。

  铁仁上前道:“借用锄铲吧!”

  说着,他已引导棺木到屋后。

  不久,二十余名青年已经各取铁铲而来,铁仁便吩咐他们掘土。

  一名中年人上前道:“仁大爷,墓碑来不及刻字,可否暂缓入土?”

  “有否携来墓碑?”

  “有!”

  “我来刻!”

  中年人立即搬来一块石碑。

  铁仁问明格式,立即聚集功力于右手食指在墓碑上方刻着:‘恩公邓之墓’及‘铁仁泣立’。

  字迹既深又工整,那群人不由大为咋舌。

  没多久,中年人取出罗盘指挥之下,棺木顺利入士,墓碑亦入土竖妥,铁仁及诸女一下跪,闻讯而来的数千人立即跟着下跪。

  青年们迅速的铲土覆棺,接着堆妥坟。

  葬仪人员立即点香交给铁仁。

  铁仁沉声道:“卤蛋!安息吧!”

  他一妥香,葬仪人员立即焚烧纸钱。

  铁仁一起身,众人方始跟着起身。

  立见阿东奔来道:“仁大爷!卤蛋死啦?”

  “不错!阿东,从今天起,你每天到坟前来献花,我付…”

  “不!仁大爷,卤蛋哥很照顾我,让我尽些心意吧!”

  “好吧!每年的今,便是他的忌,别忘了!”

  “是!”铁仁拭去泪水道:“各位乡亲,墓中人外号卤蛋,你们所居之地乃是他所购买再赠给我,大家别忘了他!”

  “是!”“阿东,好好照顾此坟!”

  “是!”铁仁取出一张五百两银票递给中年人道:“够不够?”

  “太多了!只需四十余两哩!”

  “一大早就麻烦你,拿去喝茶吧!”

  “谢谢!在下一定会好好的建设妥墓园供大家容易照顾!”

  “谢啦!”

  “不客气!”

  铁仁所持一铲,便步向土地祠后。

  他在祠后挖掘不久,立即把出一个木箱。

  他搬出木箱,立即掀盖。

  赫见箱中尚有三分之一箱之银票!

  这些银票正是卤蛋昔日取自百花庄密室,铁仁心中一颤,喃喃低语道:“卤蛋,你实在太照顾我啦!”

  泪水不由簌簌掉出。

  盖梅递出丝巾,立即和南宫虹六女一起清点。

  “仁哥,一共有四百一十七万三千五百两银子。”

  铁仁道:“阿东,你们通知各户派一人来!”

  “是!”阿东他们一走,铁仁便道:“盖梅,他们一共有三千一百多户,我打算赠给每户一百两。其余之银票以土地公名义存入万顺!”

  诸女立即开始分配银票。

  没多久,一、二万人已经集聚而来。

  铁仁站上木箱道:“各位或许已经知道卤蛋已经葬在屋后,他生前留给我四百多万两银子。”

  “我打算发给每户一百两银子,其余之银子以士地公名义存入万顺银庄,供土地公庙维护之用。”

  众人立即纷纷道谢。

  铁仁道:“各位该谢谢卤蛋,我希望各位运用这一百两银子改善生活及养健身体,并且多让孩子们识字。”

  “是!”立听阿东道:“仁大爷,大伙儿已经决定搭建学塾!”

  “很好!所有的开销及后先生之薪全由士地公基金支付。”

  “这…”“别客气!想当年,咱俩多想读书呀!多鼓励小孩念书吧!”

  “是!”“大家来领银票吧!”

  说着,他立即步入士地公庙烧香。

  足足过了半个多时辰,铁仁及七女方始返家。

  他们各自沐浴之后,方始用膳。    一年一度的端节又来临了,铁仁受阿东诸人之邀,在晌午时分,便搭车和七位爱一起来到土地庙。

  庙前已摆妥桌椅及料理,铁仁夫妇朝众人招呼,便入庙祭拜。

  不久,他们来到卤蛋墓前,立见坟上长绿草,四周整理得既整洁又干净,坟前花瓶中着两束鲜花。

  坟前供桌上更是摆着祭品。

  立见阿东及阿凤递束清香。

  他们便恭敬祭拜着。

  不久,阿东二人又带着他们先后步入五十间木屋中,只见每间木屋之内皆整齐的摆着全新的书桌椅。

  铁仁满意的问道:“找到先生吗?”

  “找到了!明就开课!一共有五十位先生及三千五百余名年纪不一的孩童,皆已经编妥班。”

  “先生之月薪多少?”

  “每人每月一两,比别处高哩!”

  “别吝啬!钱若不足,就来找我!”

  “够啦!光是基金之利钱就足以支付啦!”

  “阿东、阿凤,你们何时成亲呢?”

  “本月二十,可否请您来福证呢?”

  “不成问题!我请大家大加菜一番。”

  “太让你破费啦!”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们今后可要多费心照顾此地。”

  “遵命!”

  “走吧!别让大家等候太久!”

  “请!”

  不久,他们便返座用膳。

  阿东仍然上台主持渡端节之各项节目。

  一个时辰之后,铁仁上台唱了一首歌,便道:“各位乡亲,我宣布一件喜讯,阿东及阿凤将于本月二十在此成亲!”

  众人立即欣然鼓掌。

  铁仁又道:“他们成亲之,我请大家一起来庆贺!”

  “是!”“此外,学塾明便要开课,我希望大人多关心,小孩多用心!希望一代比一代好!一代比一代聪明富裕!”

  “谢谢仁大爷!”

  铁仁含笑挥挥手,方始下台。

  他们一直留到黄昏时分,方始返庄。

  赫见秦浩天及六位掌门人一起在厅中品茗,铁仁道句:“抱歉!”立即先行入厅向众人行礼致歉!

  秦浩天含笑道:“仁大爷一直照顾贫民,令人佩服!”

  “不敢当!各位有何指教?”

  “专程前来致谢!”

  “不敢当!天下太平了吧?”

  “是的!”

  “对了!帮主,可否偏劳你代为雇工重建南宫及司徒世家房舍,我打算暂将它们供江湖朋友歇息。”

  “乐于效劳!”

  “谢谢!此外,凡是被神风帮焚毁之各大派,我愿意各补助十万两银子,请帮主代为转吧!”

  “这…不妥吧!”

  “让我稍尽心意吧!”

  “是!铭谢仁大爷!”

  七位掌门人立即一起行礼。

  铁仁还礼道:“请坐!”

  “是!”“梅妹,你去万顺领银票吧!”

  盖梅立即欣然返房取出存单及迅速离去。

  立见小龙入内行礼道:“禀主人!素宴已备妥!”

  “好!各位请!”

  众人立即进入花厅用膳。

  没多久,盖梅已经领回银票。

  铁仁便将银票交给秦浩天。

  膳后,他们便返厅取用水果及聊天。

  不久,秦浩天含笑道:“老化子受范掌门之托客串红娘,尚祈仁大爷海涵老化子之冒昧及惠予成全。”

  铁仁立即怔望向范继义。

  范继义立即含笑向他颔首。

  秦浩天道:“范掌门之千金雪芬姑娘文武全才又甚为贤慧,她心仪仁大爷伟大人格,有意追随,尚祈仁大爷成全。”

  “我…这…”盖梅欣喜的道:“太好啦!”

  铁仁道:“可是,五子颇为钟情她呀!”

  范继义叹道:“五子已先后毁于神风帮手中。”

  “啊!抱歉!我不知此事!”

  “世之中,罕有人能幸免矣!仁大爷,我知道你生豁达,故冒昧托秦帮主提亲,请惠予成全。”

  “这…我不便再拜堂,会不会太委屈令媛?”

  “小女不会计较!”

  “好吧!请你挑选吉吧!”

  “择不如撞,小女及内人皆在客栈,趁着各位掌门人皆在此地,可否于明午宴客,我也可了却一桩心事。”

  “好吧!”

  众人立即欣然致贺。

  铁仁尴尬的致谢。

  众人又聊了半个多时辰,方始离去。

  盖梅喜道:“仁哥,恭喜!”

  “我…梅妹,你方才怎可同意呢?”

  “人多,福气更多呀!”

  南宫虹亦笑道:“是呀!泰山大人亲自前来,又有六位掌门人押阵,根本无法推卸,梅姐没说错呀!”

  “我总是觉得怪怪哩!”

  盖梅道:“你可知有多少人在追师姐吗?‘追云仙子’之美号并非幸得,你别得了便宜又卖乖啦!”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格格!逗你的啦!仁哥,明该请那些客人呢?”

  “你们的意思呢?”

  “爹、娘及本城仕绅,还有阿东那批人,如何?”

  “可是明小孩要开课呀!”

  “他们不会来啦!”

  “就在咱们的酒楼及客栈宴客吧!”

  “好呀!这叫肥水不落外人田呀!”

  众人不由一笑!

  他们又聊了一阵,方始返房。

  铁仁正在宽衣,盖梅已入内道:“仁哥,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我…又有喜啦!”

  “天呀!太好啦!又是‘双龙抱珠’吧?”

  “讨厌!人家那会知道嘛!还早啦!”

  “有理!有理!”

  “虹妹她们可能在下月中旬分娩,我已托娘觅妥十二位娘!”

  “哇!太多了吧?”

  “她们的肚子颇似我哩!”

  “真…真的呀?房间够吗?”

  “目前尚够!不过,再过几年…”

  说着,她羞得说不下去啦!

  铁仁乐道:“咱们凑成百子,如何?”

  “不要!人家又不是母猪!”

  “没关系啦!每胎两个,六、七年就凑足百子啦!”

  “你不怕被他们吃垮呀!”

  “我就怕银子太多呀!你算算看,万顺每年必会付给咱们五十余万两,那百余家店亦赚上八、九十万两呀!”

  “难怪你那么慷慨,我方才交给秦帮主八十万两哩!”

  “小卡司!今年就会加倍赚回来!”

  “是呀!我一直以为爹很能干,那知,和你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完全是虹妹及昭妹所赐。”

  “对了!你提及她们,我便想起一件事,该重建南宫及司徒世家吧!”

  “我不想再介入武林哩!”

  “总不该断掉呀!”

  “你有何计划呢?”

  “首先!多让虹妹她们六人之孩子姓南宫或司徒,其次,在土地庙旁那群孩子中挑选资优者予以栽培。”

  “要让他们远离此地!很难哩!”

  “他们不必离开昆明!咱们可以在此地两侧空地兴建两栋房舍,后成立南宫世家及司徒世家呀!”

  “哇!有理!”

  “慢慢来!明年再说吧!”

  “对!等你再生双龙抱珠吧!”

  “讨厌!”    翌巳中时分,铁仁那五十八家酒楼及客栈已经坐贺客,午时一到,到处燃放着鞭炮声。

  铁仁夫妇、范继义夫妇及范雪芬先在盖恩酒楼招呼过贺客,便一起到另外五十七处致谢着。

  恭贺之声立即不时响起。

  足足过了一个半时辰,方始散席,土地公庙旁那群人欣然带着大包小包回去转达今之盛况。

  铁仁夫妇则和范雪芬返回含烟庄。

  小龙等二十名下人立即前来行礼请安。

  范雪芬便依俗各赏给他们一个红包。

  他们聊到天黑,方始一起用膳。

  膳后,他们便上楼赏景及聊天。

  他们聊到亥初时分,方始返房。

  铁仁和范雪芬步入房,一对侍女立即行礼离去。

  全新的寝具,配上大喜字及龙凤红烛,颇有喜气哩!

  范雪芬羞赧的立即先行宽衣上榻。

  没多久,铁仁温柔陪她踏上‘人生大道’。

  他的温柔及丰富经验,终于使她尝到妙趣,就在她妙不可言,却又忍不住歌唱之际,他愉快的赠送纪念品!

  她足啦!

  她庆幸自已没有嫁错郎啦!

  从那天起,她加入管理生意之行列,白天,她和诸女一起管帐,偶尔陪着盖梅到店中了解实况。

  晚上,她陪着铁仁享受鱼水之

  她太足啦!

  她全心协助经商啦!

  仰慕‘仁大爷’前来昆明之人益增多,铁仁的各家酒楼、客栈及阿福他们十二人之高升客栈天天客啦!

  盖梅立即在那批贫民青年中挑选五百人加入工作行列啦!

  一切的一切皆在良循环中迅速的创造财富。

  五月二十那一天,铁仁夫妇九人前往土地庙替阿东及阿凤主持婚礼,那群贫民一大早自动的备妥桌椅、餐具及炊煮佳肴。

  铁仁只负责提供山珍海味,他们便愉快炊煮着。

  三、四千人合力之下,迅远的备妥佳肴。

  午时一到,铁仁夫妇陪着阿东及阿凤双亲便在密集鞭炮声中,替阿东及阿凤完成终身的大事。

  众人立即在欢呼声中入座享用佳肴。

  阿东及阿凤则上台主持节目。

  邻居们愉快的上台又唱又跳着。

  范雪芬瞧得心花怒放及感动不已!

  这一餐仍然闹到黄昏方始散席。

  铁仁夫妇在众人恭送之下,搭车返庄。

  他们沐浴之后,方始上楼品茗及聊天。

  范雪芬佩服的道:“仁哥,你真是一位大善人,我未曾瞧过二万余人同时以赤诚、感激的眼光望向一个人哩!”

  盖梅含笑道:“芬妹,你往后会遇上更多令你感动之事哩!”

  “真的呀!”

  诸女立即欣然先后叙述铁仁的‘丰功伟业’!

  范雪芬听得频频佩服!

  铁仁只是微笑着。

  这一夜,范雪芬情的献身!

  铁仁仍然按往例将她送入仙境。    六月六断肠时,南宫虹却在黄昏时分,顺利分娩两位小壮了,嘹亮的儿啼声,立即令铁仁乐不可支。

  六月八上午辰中时分,南宫昭亦顺利分娩二子。

  当天下午申中,司徒慧亦顺利分娩二子。

  当天晚上丑初时分,司徒玉顺利分娩一子及一女。

  翌,司徒及司徒诗亦先后顺利分娩一对子女。

  哇!四天之内添增九壮了及三千金,实在有够热闹,所幸十二位娘皆很内行又负责,丝毫未见混乱。

  盖献石夫妇比铁仁更乐,他们来回跑,丝毫不累哩!

  那群贫民们来回道贺着!

  一笼笼儿亦被送来啦!

  铁仁在替子女命名之后,专心的记住他们的名字啦!

  七月十五,铁仁在土地公庙前大肆宴客庆贺十二位孩子满月之喜,阿东夫妇当然亦上台主持热闹的节目。

  黄昏时分,铁仁带着司徒及司徒诗各抱一子来到卤蛋坟前焚香道:“卤蛋,这两个孩子叫做邓忠及邓义,您安息吧!”

  不久,他们告别众人,欣然返厅。

  他们浴后,立即前往探视子女。

  然后,他们又到楼上品茗聊天。

  亥初时分,他和范雪芬一返房,她便羞喜的道:“仁哥,我…我…”

  “有喜啦!”

  “嗯!”“哇!好!好!该通知爹娘啦!”

  “谢谢仁哥!”

  “芬妹,从明起,你自已可要多加珍重!”

  “梅姐已经教过。”

  “太好啦!太好啦!”

  两人又聊了良久,方始歇息。

  翌一开始,南宫虹六女自动排斑夜夜侍侯铁仁,铁仁事业如意,情场得意,终沐浴在欣喜之中。

  欢乐时光消逝的特别快,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又来啦!铁仁瞧过帐册,立即愉快的赏给每位员工五两银子。

  令他欣慰的是字画店之生意,因为观光客之增而益兴旺,店中之字画居然供不应求哩!

  盖梅等八位才女开始书字及作画啦!

  她们原本便是才女,在心情愉快之下,所书绘之字画更具巧思及创意,不出一个月,居然大为轰动哩!

  更多的文人诗士纷纷慕名前来收购哩!

  更有不少人百般央求铁仁执笔哩!

  铁仁原本喜欢阅书,他在爱的鼓励及指导下,苦练一个多月,居然正式有产品问世啦!

  仁大爷三字价值连城,立即引来抢购

  他们更欣喜的发‘意外财’啦!

  他们更加有气质啦!

  洛的文士们不辞长途前来收购啦!

  铁仁便在含烟庄以文会友啦!

  含烟庄两侧之空地亦动工兴建未来的南宫世家及司徒世家啦!

  铁仁的各家店面亦全部扩充啦!

  翌年元月六,三千名贫户青年男女加入各家店面的工作行列,展开更亲切,更完善的服务。

  三月一,南宫世家及司徒世家那两座宽敞、华丽的庄院正式启用,五十名贫户少年及少女分别在两处工作。

  来自各地的文人诗士愉快的在两处诗作画啦!

  昆明的文风逐渐兴旺啦!

  盖梅诸女愉快的‘增产报家’啦!

  含烟庄中更加人丁兴旺啦!

  令铁仁欣慰的是那些文士诗人在瞧过五十间学塾之后,不少人自愿每到学塾授课,而且完全是义务授课哩!

  盖献石乐不可支的向铁仁提供着点子。

  于是,百花庄原址兴建起豪华客栈。

  五华山的半山间亦兴建成一百家客栈啦!

  贫民们欣喜的到各家客钱去工作啦!

  他们的收入更多啦!

  铁仁的财富更是迅速的累积着!

  日子在欢乐中又过了三年,铁仁已经有四十二名子女,其中以盖梅的成绩最辉煌,她一共有六子及二女哩!

  铁仁慷慨的又赠一子给朱玉花。

  铁仁的财富更是多得连他也不敢相信!

  这天晚上,铁仁和诸女在楼上品茗聊天,只听盖梅道:“仁哥,咱姐妹有几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哩!”

  “请说!”

  “明儿已经四岁,可否给他筑基?”

  “好呀,你们别误解!我不喜欢介入武林,不过,我们必须有自保的能力,所以,孩子们该练武。”

  “谢谢!此外,咱们姐妹为了调教孩子及管理生意,打算服药停止生育。”

  “这…会不会妨碍身子呢?”

  “不会!”

  “好呀!”

  “爹判断咱们尚可以添增一百家客栈及酒楼,你的意思呢?”

  “你们会不会太累呢?”

  “不会!我们八人分别掌管,胜任愉快,而且这一百家店面打算建旋东城外,再雇用佃户及他们的亲友。”

  “他们的收入会增加吗?”

  “至少增加五成。”

  “好吧!”

  “仁哥,经过你这些年来之领导,本城可说已无贫户啦!”

  “真的呀?”

  “目前,平均每天皆有五至六千人前来本城,各行业皆受益甚多,这一切完全是你的功劳哩!”

  “你们才是幕后英雄哩!”

  “你领导有方呀!”

  “我只是动口呀!”

  “你说一句话抵得过别人说三天三夜,更抵得上百余人工作呀!”

  “哇!别捧我啦!我会醉哩!”

  众女不由齐声一笑!

  铁仁笑道:“开封及洛那批人的学识实在令人佩服,他们计划在明年端节在本城举办全国诗盛会哩!”

  盖梅笑道:“届时一定盛况空前,各家客栈爆哩!”

  “一律免费招待!”

  “当然!仁大爷三字掷地铿锵有声哩!”

  “又在捧我啦!拜托!”

  “真的嘛!”

  “对了!大嫂为何要把那些店面送给咱们呢?”

  “她要教荣儿及杰儿呀!何况家中之一切开销一直是由咱们在负责,她乐得轻松呀!”

  “你就找时间接收过来吧!”

  “好呀!对了!小雀昨天来提过,她们打算扩充店面又雇人帮忙,他们担心你会不悦,特来解释哩!”

  “傻丫头!亏她已是三个孩子的娘哩!我同意!”

  “她又有了!她希望能添个千金哩!”

  “阿福可真有办法,哈哈!”

  诸女不由低啐一声。

  铁仁心知自已失言,不由轻咳一声道:“各位妹子,我计划在五华山客栈那一带兴建一座类似岳麓书院,行否?”

  盖梅问道:“孟夫子向你建议的吗?”

  “是的!柳夫子及韩夫子亦作此建议哩!他们三人更是答应后由他们自己讲学,同时会邀大内之学究来讲学!”

  “好呀!咱们也该回馈一下啦!我明就吩咐择期动工罗?”

  “好呀!我会邀三位夫子好好设计一下!”

  “这间书院若盖妥,每不知会引来多少的外地人,仁哥,我真的好耽心咱们会赚太多的钱哩!”

  “哇!我也是为这个问题在头大哩!我努力的花钱,那知,更多的钱一直来,哇!怎会有这种事呢?”

  盖梅含笑道:“爹最佩服你啦!”

  “对了!爹好似更年青哩!”

  “心情愉快加上天天陪荣儿作功课,当然会春风得意呀!他一直庆幸他把产业交给你,否则,他如今一定会心力疲哩!”

  “不会啦!爹太捧我啦!”

  “爹实在想不到你会有如此的成就,他更预估你至少尚有十倍的发挥潜力,所以,他建议咱们买下董、周、朱、侯四家之店面及土地哩!”

  “有此必要吗?价码颇高哩!”

  “今的高价,便是明的低价!”

  “他们为何要出售店面及士地呢?”

  “生意差,员工因为薪资低而工作情势低落,所以,生意甚差,他们的员工已经多次来询问跳槽事宜哩!”

  “他们出售土地及店面之后,有何打算呢?”

  “听说要去嘉定合伙经营酒楼。”

  “他们何苦要离乡背井呢?”

  “他们认败呀!事实上,咱们并未打击他们,他们的经营方式太落伍,又太吝啬,根本无法再混下去。”

  “你们的意思呢?”

  “我们赞成收购!如此一来,可以暂缓改建佃地为客栈,既可省钱,亦可照顾那些商店之员工及方便目前之经营。”

  “不会影晌咱们的财力吧?”

  “不会啦!只需动用十分之一的存银,便可以全部收购!”

  “好!收啦!好好做一票吧!”

  “对!他们四人之大小商店颇影响外地人对昆明的印象,咱们好好改革一番,便可以扭转外地人之印象!”

  “好!太好啦!明就先处理这件事吧!”

  “好呀!”

  他们又聊了良久,方始返房歇息。

  翌上午,那四位大老板各带一个小箱前来,铁仁和诸女含笑接待他们之后,立即单刀直入的议价。

  不出半个时辰,双方议妥价及办妥过户手续,那四人便满意的带走银票,盖梅诸女则收下地状及相关资料。

  不出一个时辰,四位大老板已经通知各店面之主要负责人一起来见铁仁,铁仁夫妇立即在厅中接待他们。

  铁仁含笑道:“请问:有人要离职否?”

  “没有!”

  “,自今起,你们的待遇和盖恩完全相同,至于赏金则靠各位去努力,你们赚得越多,我便赏得越多!”

  “是!小的已知主人之伟大风格,小的一定遵办!”

  “很好!你们这八十七家店面之大小事皆和盖恩等百余家相同,你们如有任何问题,随时可以来找我们!”

  “是!”“下去通知大家安心的干吧!”

  “是!小的告退!”

  那群人行过礼,立即退去。

  晌午时分,铁仁诸人正在用膳,五百余名佃户匆匆前来报到,铁仁一闻讯,立即和娇们一起到院中见他们。

  铁仁认识不少人,他先含笑和那些人打过招呼,方始走向台阶。

  不久,他站在台阶上道:“侯老四人将酒店及田地完全转售给我,我首先宣布一件事,租金和以前一样!”

  那群人如释重负的立即道谢。

  铁仁又道:“你们放心的耕种,今后会有更多的外地人前来本城,你们的农作物绝对有出路,至少,我会收!”

  “谢谢!谢谢!”

  “不过,我有一个原则,你们可能已经知道,我对任何人皆是一视同仁,我对事不对人,越努力之人,越有赏。”

  “是!”“你们有什么意见或问题?”

  “主人可否一年固定收一次金额的租金?如此一来,可以鼓励大家更努力耕种,亦可免除目前之隐瞒匿报缺失。”

  “你们皆有此意吗?”

  众人立即点头。

  “好!我同意!”

  “谢谢主人!”

  “别客气!你们自己研订租金,我没有意见!”

  “谢谢!小的会与其他的佃户一起会商此事。”

  “很好!”立听另外一人道:“小的认为阿东他们每月在土地庙举办之活动甚有意义,可否让小的参加呢?”

  “可以呀!之至!如果人数太多,你们可以另外挑选二天,我同样支持及补助,你们自己去商量吧!”

  “是!谢谢主人!”

  立听另外一名中年人问道:“主人,小的之子女可否送入土地庙学塾就读?”

  “哇!我居然疏忽了此事!”

  盖梅含笑道:“仁哥,不妨另建学塾。”

  “好呀!朱大叔,你们先去参考土地公庙学塾,再自己雇工盖学塾,一切费用完全由我来负责!”

  “是!谢谢主人!”

  “别客气!我最重视孩子识字及帮助别人,希望你们多鼓励孩子识字,若有需要协助之人,随时通知我吧!”

  “是!谢谢主人!”

  “别客气!快回去用膳吧!”

  “是!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他们那诚挚的致谢神色不由令人感动!

  铁仁望着阳光道:“为善最乐,果真不错!”

  诸女亦欣慰的望向远处。

  ———全书完———
上一章   猪哥打通关   下一章 ( 没有了 )
鸭霸头双峰奇谭浊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骄娃棍王巴大亨双龙抱群英争雄逍遥神剑手王对王剑霜刀风
好运pk10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猪哥打通关,本章内容为第十八章福禄全归铁人也的全文阅读页,猪哥打通关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猪哥打通关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好运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