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pk10

本章内容为《凌峰射雕》第十八章傲天下全书完的全文阅读页
好运pk10
好运pk10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好运pk10 > 武侠小说 > 凌峰射雕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15  时间:2019-9-10  字数:14732 
上一章   第十八章 傲天下(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重时节,皇上一身便服的与樊仁沿西山枫林道边聊边前进,沿途遍地皆枫,红得出火,红得令人赞叹。

  如今,殿下已经每天治理朝事。

  皇上乐得出来赏景啦!

  不久,他们来到一家庄院前,立见侍卫行礼启门。

  二人一入座,下人便呈上蔘茗。

  皇上便招呼樊仁品茗。

  不久,皇上含笑道:“此次随侍出巡,感触不少吧?”

  “是的!各地荣兆已现,一喜!皇上益和顺,二喜!诸吏敬业,百姓勤奋,三喜!睹此二喜,人生大乐也!”

  “呵呵!朕之和顺如此重要?”

  “是的!皇上乃兆民父母,天下安危所系,皇上一和顺,对龙体大益,对决策大助,此乃朝旺之喜兆!”

  “呵呵!哄翻朕矣!”

  “草民虽略有夸张,却皆是实情!”

  “很好!朕已派人至隆中山安排定居之事,朕可以逍遥山林矣!”

  “皇上以前没有此种意念?”

  “没有!自幼即耳闻之行刺及民,使朕未想过出游。”

  “皇上上回为何赴隆中山?”

  “事已过,朕可以详述矣!”

  皇上便道出隆中山现宝气之事。

  樊仁点头道:“皇上可知草民在半年前已知皇上赴隆中山?”

  皇上怔道:“当真?”

  “是的!民间已私传甚久矣!”

  皇上立即沉容不语。

  良久之后,皇上道:“难怪朕会遇刺!”

  “皇上莫非事前严守此事?”

  “是的!除部份皇族及参与此事之七吏外,即使童卿也在启程前三天始知此事,朕研判有内!”

  樊仁不便多语啦!

  皇上道:“朕研判问题出在于彼七吏,朕会密查此事!”

  樊仁道:“彼七吏未欺君,因为,草民已先自武侯祠后获剑。”

  “剑?”

  “是的!九剑!”

  樊仁便叙此剑之来历及引起之杀劫。

  皇上点头道:“壮士果真是积善获福之人。”

  “谢谢!彼七吏若无他意,请皇上恕罪!”

  皇上道:“朕明白!朕研判其中有人勾结割喉岛,朕要查明此事,俾防范彼等再衍生事端!”

  樊仁便点头不语。

  经此一来,半个多时辰之后,他们便离去。

  他们一返宫,皇上果真密谕童统领。

  樊仁不由更决定隐居之念。

  当天晚上,突然风雨大作,樊仁一起身便到窗旁沉思。

  此时的黄河两岸早已下大半天的雨。

  滚滚黄水更是奔腾般疾著。

  方知府更是冒雨巡视河堤。

  翌下午,雨势稍歇,不过,山上汇集下来的水却使黄河的水位疾升,方知府立即下令防洪。

  锣声便在大街小巷响著。

  白衣堂、丐帮及少林弟子总动员啦!

  城民亦投力护堤工作。

  入夜之后,雨势终歇,不过,水位仍然上升著。

  黄河两岸便由三百余万人持续堆土包固堤。

  翌天亮,水位已下降三分之一!

  欢呼雷动!

  方知府欣慰啦!

  他急忙返衙呈奏此警及谢皇恩。

  皇上获讯之后,连道:“好险!”

  樊仁道:“全仗皇上英明果断即刻动工之效!”

  “呵呵!壮士暗助二千余万两黄金,更功不可没。”

  樊仁不由一阵脸红。

  “呵呵!壮士暗助各地全落入童卿之眼矣!”

  “皇恩浩瀚,草民时思报答!”

  “很好!走!”

  樊仁怔了一下,立即跟去。

  不久,他们一入御书房,立见二吏低头下跪,童统领便行礼道:“启奏皇上!海、吴二员已从实招供!”

  皇上一入座,便翻阅桌上之文件。

  不久,皇上一合卷,便沉声道:“汝二人为何如此做?”

  海员叩头道:“罪臣愚昧妄遵先父遗示!”

  另一更道:“罪臣不该贪金!”

  “汝二人可知福王爷诸人已全部自尽!”

  二吏便连莲叩头请罪、求饶!

  不久,皇上道:“即刻率亲人离宫吧!”

  “叩谢皇恩!”

  二吏立即叩头离去。

  皇上吁口气,向樊仁道:“他们托壮士之福矣!”

  “谢谢皇上!一念积德矣!”

  “呵呵!黄河子民该谢壮士!”

  “不敢!皇上是他们的大恩人!”

  “呵呵!走!瞧瞧宝物吧!”

  “遵命!”

  二人便一起离去。

  不久,他们已经步入琳琅目,珠光宝气的宝库内,皇上愉快的把玩及介绍沿途之宝物。

  良久之后,樊仁乍见架上中央只有空著一处,只剩一块刻著“欢喜禅”之玉牌,他不由忖道:“会是诸葛所取之铜铸品吗?”

  皇上见状,立即道:“它是朕皇兄离宫所携之唯一宝物,据说它来自天竺,有神秘的效能!”

  樊仁问道:“皇上见过它?”

  “见过!它是一具由铜铸之男女合艺品!”

  樊仁立即又问道:“男女方膀间之物皆凸显吧?”

  “是的!壮士瞧过它?”

  “它目前在寒舍中!”

  “啊?怎会如此?”

  樊仁便道出获得它之经过。

  皇上肃容道:“它来自宜昌财神帮中?”

  “是的!该帮以赌场及院两种行业敛财壮大,那批刺客会不会因赌输了,而变卖它呢?”

  “不可能!皇兄甚爱它!”

  “会不会为拉拢那批刺客而予以让售呢?”

  “不无可能!”

  樊仁道:“可惜!双方皆已灭,无从查证矣!”

  皇上道:“壮士愿让它返此否?”

  “愿意!草民会把它及九剑一并送入此地!”

  “朕该如何赐赏?”

  “足矣!此二物早该在此矣!”

  “很好!来!”

  不久,皇上启柜取出一盒。

  盒盖乍掀,立见盒内放著一黑一紫两粒姆指大小之圆珠,樊仁念头一转,立即啊道:

  “竺珠!”

  皇上含笑道:“有见识!此乃元朗鼎盛时期,天竺所献之珠,据说它能预卜风雨,赏汝!”

  “不!不敢!它另有妙用!”

  “当真?”

  “是的!对一般人而言,含它可以养颜强气,对武者而言,它可治内伤及增功力,更可防百毒!”

  皇上呵呵笑道:“壮士更该收下!”

  “这…是!叩谢皇恩!”

  “平身!别客气!”

  “遵旨!”

  樊仁便贴身收妥它!

  他们又赏宝良久,方始离去。

  翌上午,皇上赐个红包给樊仁,樊仁便叩谢离宫。

  不久,他已飞掠于山区。

  午前时分,他便已经返庄。

  婢女乍见他,便行礼及喊道:“主人回来啦!”

  樊仁便含笑入内。

  立见云梦仙子三女率五童快步来。两位娘则抱婴刚入厅,樊仁立即知道云梦仙子又一胎双婴。

  立听五童唤爹跑来。

  樊仁笑哈哈的一一抱过他们。

  不久,他向三女道:“辛苦啦!”

  三女便含笑摇头。

  樊仁一见二位娘出厅,便问道:“一龙一凤!”

  三女不由含笑点头。

  樊仁哈哈一笑,便上前抱婴。

  不久,他已率众欣然入座。

  婢女便含笑呈上香茗。

  樊仁含笑道:“她们该找婆家了吧?”

  云梦仙子点头道:“已有三女将在年底成亲,三位青年皆在春风阁做事,她们希望能夫唱妇随。”

  樊仁含笑道:“我有个主意!她们六人这些年来皆勤快,就把春风阁做她们的嫁妆,如何?”

  三女便含笑点头。

  立见六婢入内叩谢。

  樊仁含笑道:“我们若去捧场,可得优待喔!”

  六婢脸红的道:“免费招待!”

  “一言为定!”

  “谢谢主人!”

  “另觅六人来此吧!”

  “是!”“下去吧!”

  “是!谢谢主人!”

  六婢欣然入内准备酒菜啦!

  不久,双婴一哭,二位娘立即返房哺

  樊仁含笑道:“一切安好吧?”

  云梦仙子点头道:“是的!各地店面之收入及二城赋收,迄八月底共收入一千八百余万两白银。”

  樊仁苦笑道:“真骇人!”

  “是的!此外,买主纷洽购店面、庄院及田地哩!”

  “包括本城?”

  “是的!周遭各城镇亦买气强劲!”

  笑仁含笑道:“足见天下已更见繁荣!妹已答允吧?”

  “请相公作主!”

  “好吧!省得吾人牵挂!”

  “是的!妾会请二位大人传出此讯!”

  樊仁道:“请买主就近赴各衙洽购吧!”

  “好!”“我已久未见二位大人,我明办此事吧!”

  “好!听说相公助黄河人逃过洪劫!”

  “不!此乃皇上之英明,我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樊仁便略述经过。

  云梦仙子含笑道:“相公又积德矣!”

  “哈哈!黄河两岸之产业必会涨价!”

  “可想而知矣!”

  不久,樊仁便入房沐浴。

  云梦仙子背道:“粉娇在年初三率三婴返苗族二个多月,她一回来,便来此向相公申谢。”

  “我已助苗人搭屋及改善环境。”

  “是的!苗人的健康及生活皆已有改善!”

  “不负皇上之德政!”

  “是的!她赠二千万两,妾已予挽拒!”

  “对!留供她抚育三子吧!”

  “是的!据悉孔龙生前曾各交给四女一千万两黄金,她们除支用八百余万两赠族人外,余金皆在粉娇的手中。”

  “她们可以安居过啦!”

  “是的!只是苦了她!年纪轻轻便守寡!”

  “随绿吧!说不定另有好伴侣!”

  “她已矢志不嫁!”

  “随缘吧!”

  “皇上已去过割喉岛啦!”

  “是的!他祭拜过啦!”

  “皇上未道出隐密?”

  “没有!”

  樊仁为求保密,只有善意欺骗啦!

  不久,他穿妥衣衫道:“用膳吧!”

  “好!”不久,他们全家团圆啦!

  膳后,樊仁便率小在山道散步著。

  良久之后,五童已困,他们便直接返庄。

  不久,樊仁挖出那具“欢喜禅”便率三入密室,首先,他道出此物曾经是大内珍藏之宝物。

  其次,他表示把它及九神剑送入宫。

  三女便欣然同意。

  樊仁便含笑取盒及揭盖。

  三女乍见一黑一紫二珠,不由好奇。

  樊仁便打开武学总览道:“请!”

  三女便好奇的瞧着。

  不久,她们大喜著。

  樊仁含笑道:“自今夜起,你们在睡时含紫珠,黑珠则放入…放入…”说著,他不由一阵脸红。

  三女会意的脸红点头。

  樊仁道:“试试看!必有妙用!”

  三女欣然点头啦!

  樊仁取出红包道:“皇上知道我沿途行善,不知赏我多少?”

  说著,他已拆开红包。

  立见内有六张银票,每张皆值一千万两黄金。

  樊仁苦笑道:“皇上可真大方!”

  小娇笑道:“相公越花钱,却越赚钱!”

  “是呀!下回由你来花钱!”

  “不!不!”

  四人不由一笑!

  樊仁收妥它,便取出九神剑及欢喜禅。

  不久,他已在房内服丹行功。

  云梦仙子却口含紫珠及下体含黑珠的行功著,不久,两股凉气已经源源不绝的进入体中。

  她的心神立畅!

  她便专心行功著!

  黄昏时分,她欣然把二珠交给大娇啦!

  当天晚上,樊仁与她温存不久,便挥戈入关,倏觉关内不似先前之宽敞,他不由怔视她。

  她便脸红的道:“二珠妙用之一!”

  “啊!页妙!功力呢?”

  “纯些!”

  “太好啦!持续运用它们!”

  “好!”二人便畅玩著。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畅然收兵。

  樊仁抚道:“皇上将于今年底退位,他将定居此地。”

  “啊!他为何作此决定?”

  “看开啦!”

  “他不会再邀相公入宫吧?”

  “是的!”

  两人又温存良久,方始歇息。

  翌上午,樊仁一到襄衙,李县令立即出

  樊仁与他一入内,便请他转达出售江北产业之细节。

  不久,他赏过加菜金,立即离去。

  不久,他已进入樊城衙。他便请县令传达出售江南产业之细节,然后,他留下三万两加菜金离去。

  倏听一阵鞭炮声,樊仁好奇的跟著行人行去。

  不久,他已瞧见“江山酒楼”大招牌,此外,另有四名女子正在含笑邀大家入内吃甜点他立即止步。

  因为,他已记起此地原是孔龙保护的江山楼。

  行人笑哈哈的一批批入内,樊仁由行人片断的交谈内容知道江山楼已散,四位江山楼的姑娘经营酒楼。

  他便含笑转身离去。

  倏听身后不远处有人快步行来。

  樊仁一回头,立见到一位眉清目秀、年约双十的绿裳女子边行边注视他,他便含笑转身。

  倏听右耳飘入:“樊公子吗?”

  樊仁一听如此清晰的传音,便提功点头。

  右耳立即又飘入:“大人可否赐告几件事?”

  樊仁便又点头。

  “请!”

  樊仁便好奇的跟去。

  不久,他们已由侧门入内再直接向后行去。

  不久,少女一入内厅,便含笑道:“请坐!”

  “请!”

  二人便隔几入座。

  “品茗否?”

  “谢谢!直述吧!”

  “好!大人放心!民女绝无恶意!”

  “请说!”

  “民女姓柴!单名芳!前财神帮帮主三姨太之幼女,一直潜伏在经营江山楼敛财,敢问财神帮是否毁于大人?”

  “可以如此说!汝想复仇?”

  “不!先母被迫侍候柴永全,民女为母安全,委身在此,财神帮一垮,民女可以恢复自由矣!”

  “难得汝深明大义!很好!”“孔龙当贡已死?”

  “是的!”

  “他生前当真领导过黑道?”

  “不错!他为何如此做?”

  “不详!他自从在此工作之后,罕再找我,我再见到他之时,他已近死亡,他无法详述原因!”

  “他为何会变成如此呢?”

  “命吧!你为何问此事?”

  “我…我曾打算委身相嫁!”

  “他福薄!”

  “没缘吧!另有一事,财神帮之财物多落人大人手中吧?”

  “不错!”

  “很好!天下人之福也!”

  “谢谢!”

  “大人可知谋刺皇上那批人之来历?”

  “他们来自割喉岛!”

  “大人果真不凡!大人可知他们只是曾住过割喉岛,其实,他们是财神帮所密训之杀手!”

  “高明!他们行刺前来过此地?”

  “他们曾以此地为连络站,民女曾有意反映此事,却信不过任何人,所幸并未让他们得逞!”

  “你今后有何打算?”

  “茫茫天涯,只此处能栖身,钱财再多,也是无益!”

  樊仁道:“当今天下,没第三者知道你的身世吧?”

  “是的!”

  “勇敢的走出去,多协助急困人员,必有良缘!”

  “谢谢大人!请再赐告一事,大人为何不公开身分?”

  “什么身分?”

  柴芬笑道:“大人与三位夫人在宜昌杀人劫财时,民女曾经跟过,大人放心!民女不会对外密!”

  “谢谢!公开身分,只换来虚名及无谓的应酬而已!”

  “高明!大人才是智者!”

  “谢谢!你可知一物,欢喜禅?”

  “啊!它原来在大人之手中?”

  “是的!它怎会落人诸葛之手中?”

  “有人以它雇用那批刺客!”

  樊仁故意问道:“谁?”

  柴芬突然以指在几上写道:“遭放逐割喉岛之一名王爷!”

  樊仁低声道:“他向柴永全道出此事?”

  “是的!他们便在此地密晤!”

  樊仁不由吐口长气。

  柴芬道:“大人已悟出欢喜禅之秘?”

  “是的!它内有二丹,外有掌招!”

  “难怪大人会天下无敌!”

  “不敢当!勿此事!”

  “放心!民女知分寸!”

  立见她递出一盒道:“请大人代将这些污银济助他人!”

  樊仁含笑摇头道:“忘了我方才之言?”

  “这…民女一直提不起勇气!”

  “简单!今后就以江山酒楼行善!”

  “好!谢谢大人!打扰大人矣!”

  “客气矣!能与你这么深明大义姑娘相晤,喜甚!”

  “谢谢大人!请!”

  樊仁便跟她离去。

  不久,他已进入如意庄。

  立见粉娇自窗口内一探,立即点头致意。

  樊仁便递给那对仆妇一锭银子道:“辛苦啦!”

  “谢谢大人!”

  樊仁便含笑入厅。

  立见粉娇似母带小般率三童入内道:“怀仁!来!快叫仁伯!”立见三童齐叫仁伯!

  樊仁笑哈哈的一一抱过三童。

  不久,他抱二童坐上膝及夹一童道:“真可爱!”

  粉娇含笑道:“仁哥辛苦啦!”

  “还好!你一人带著他们,最辛苦啦!”

  “没事!他们乘的!”

  “雇三婢前来助你,好吗?”

  “心领!他们真的很乖!”

  “带他们回过苗族啦?”

  “是的!仁哥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养那玩意儿!”

  樊仁心知她意指蛊,便含笑点头。

  不久,粉娇道:“大嫂向仁哥提及我的心意吧?”

  “是的!来方长,你留供备用吧!”

  “是!”“我想知道孔龙与你们结缘之经过?”

  “好!”她不忌讳的道出她们与孔龙结识之经过。

  她甚至道出孔龙投效飘女之经过。

  然后,她叙述飘女被方鹏先弃后杀及复仇之经过。

  说著,说著,她不由哭啦!

  樊仁总算明白内情啦!

  不过,他仍然不知孔龙武功增之因。

  他安慰她良久,方始离去。

  他不由为孔龙浩叹!

  他扼腕自己来不及救孔龙啦!

  翌上午,他便携二宝前往京城。

  午前时分,他便把它们交给皇上。

  皇上不由大喜!

  不久,樊仁便与皇上共膳。

  膳后,樊仁便道出柴芳所述财神帮与福王爷勾结之事,皇上会意的点点头,却不再多言。

  不久,樊仁道:“启奏皇上!各地商人纷纷治购产业,草民已宣布售产,因为,天下已经进一步繁荣啦!”

  皇上含笑道:“很好!”“启奏皇上!请准草民献金挹注朝库!”

  “呵呵!心领!各地之荣景,已使朝库逐月增加,后即使免赋三年,朝库亦足以支应各种开销!”

  “草民就以朝库之备库自居吧!”

  “呵呵!说得好!”二人又叙良久,樊仁方始离去。

  入夜不久,他便已返庄与小共膳。

  膳后,他便与她们品茗闲叙著。

  良久之后,他方始与大娇快活。

  他倏觉小兄弟无法长驱直入,便含笑道:“含过珠啦?”

  “嗯!妙用无穷!”

  “愿你们青春永驻!”

  “谢谢相公!”

  二人便畅玩著!

  炮声便打破夜之寂静。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收兵歇息。

  十月底,大批银票自各地纷纷汇入襄银庄,樊仁一批批的兑换妥大钞,再集中存放于密室暗道。

  十一月十五上午,天灯大师等三十六位掌门人不但一起来访,而且还送来一幅金匾,樊仁便含笑他们入内。

  不久,天灯大师与仇帮主亲自悬匾于正厅。

  樊仁便在众人掌声中拉下匾上之红布。

  立见“仁勇双全”四个大金字。

  右上角是樊大善人惠存。

  左下角则列立三十六位掌门人之大名及法号。

  樊仁便欣然申谢著。

  云梦仙子便吩咐双娇入城订来荤素佳肴。

  天灯大师含笑道:“据闻皇上将于今年底退位,是吗?”

  “是的!皇上将定居此地!”

  “阿弥陀佛!名山之光也!”

  “是的!我打算在襄樊二城立寺建宫,弘扬佛道双法,盼大师及各派掌门人能够提供卓见!”

  “阿弥陀佛!敝寺久在此地立寺矣!”

  “太好啦!”

  众人商议不久,便决定各立宫、寺三座。

  丐帮更决定在此设立分舵。

  不久,佳肴一送到,樊仁便邀群豪入内厅共膳。

  众人聚半个多时辰,方始再返厅品茗。

  樊仁立即叙述孔龙与五位苗女结缘及飘女柳依依之遭遇,立听点苍派掌门人点头道:

  “吾知道怒江派这段变故!”

  有他佐证,樊仁不由大喜!

  他便叙述孔龙与五女利用黑道消灭九鹏帮之事。

  群豪便一致肯定孔龙之功。

  于是,樊仁陪群豪前往如意庄。

  粉娇睹景思人,不由掉泪。

  樊仁便陪群豪到孔龙之牌位前上香,立听樊仁道:“孔龙!各派一致肯定汝之功,汝可以安息啦!”

  粉娇不由含泪申谢著。

  群豪一一致意之后,便与樊仁离去。

  粉娇面对牌位咽声道:“龙哥!安息吧!”

  此时,一位女子却在斜对面街角目送樊仁与群豪离开如意庄,她的双眼倏闪寒光,便转身离去。

  不久,她已经进入江山酒楼。

  她便是柴芳,她一入房,便自框内夹层取出二支柳叶镖,不久,她便把镖尖一起泡入二瓶毒之中。

  她的确是财神帮帮主三姨太之女,不过,她口是心非,她一直都在等待机会替亲人复仇。

  她今乍探知粉娇与樊仁有如此深的渊源,她决定先血洗此家人,因为,她要欣赏樊仁之痛苦神色。

  她淬妥毒镖,便专心行功著。

  深夜时分,天寒地冻,街上偶有巡夜军士及更夫之外,别无他人,柴芳便在此时潜入如意庄中。

  不久,她已隔窗瞧见二张并排榻上睡之粉娇及三童,她微微一笑,便以内功先震断窗栓。

  然后,他徐徐取镖。

  接著,她徐徐推窗。

  就在此时,一道黑影由檐下疾而来。

  她乍闻异响,便向上一瞧。

  刷一声,黑影已入她的左鼻孔。

  她大骇之下,忙以指挖鼻。

  倏觉口中一凉,喉中立凉。

  接著,腹中跟著一凉。

  然后,心口便是一疼!

  她刚啊叫一声,眼前已经泛黑!

  她的身子一晃,立即摔倒。

  他呃了一声,便不下另一口气啦!

  她面骇容的凸目而亡啦!

  粉娇乍闻啊声,便自头拔剑跃起。

  她一到窗口,立见一女倒地。

  黑光倏闪,她已顺手接蛊。

  她立即上前探视对方。

  她乍见陌生女子被蛊咬死,不由一怔!

  她乍见地上有二镖,立即拿起它们。

  以她对毒之感,她立知此二镖乃是毒镖。

  于是,她先把尸体藏入榻下,便役蛊在窗沿守护。

  她便小心的前往怀恩庄。

  盏茶时间之后,她已自窗隙瞧见樊仁与小娇互搂酣睡,于是,她到云梦仙子的窗外轻唤道:“大嫂!是我!粉娇!”

  樊仁立即先行醒来。

  云梦仙子跟著醒来,便启窗轻声道:“出了何事?”

  “有位陌生少女以二支毒镖行刺,已被蛊咬死!”

  立见樊仁探头道:“稍候!”

  云梦仙子便出房陪粉娇。

  不久,樊仁前来道:“走!”

  粉娇便与他一起掠去。

  没多久,她已返家取出尸体。

  樊仁啊道:“是她!”

  “仁哥认识她?”

  “是的!好一个口是心非之女!”

  他便略述与柴芬会见之经过。

  粉娇道:“好险!所幸我一直役蛊守护!”

  “很好!搜身!”

  粉娇立即搜身。

  不久,他摇头道:“别无他物!”

  “好!你先埋尸!明再叙!”

  “好!”樊仁立即离去。

  不久,他已潜入江山酒楼后院。

  他一入内厅,便先搜索。

  不久,他无功的另寻目标。

  没多久,他便进入飘香之无人房中。

  他搜索半个多时辰,终于由柜内夹层取出六个锦盒,他一一打开之后,便发现它们皆摆大钞。

  他不客气的没收啦!

  不久,他一返庄,立见三女已在厅中等候。

  他便轻声道出经过。

  云梦仙子道:“好险呀!她若来袭,还真不易防范哩!”

  樊仁含笑道:“她该是最后一位敌人啦!”

  他便打开锦盒道:“意外之收获!”

  “她还真会捞哩!”

  “财神帮的部份财物可能放在此地!”

  “有理!”

  四人便欣然清点银票。

  不久,他们共获六百三十六张十万两金票啦!

  他们便欣然歇息。

  翌上午,樊仁便率小到如意庄聚。

  八个小家伙便一起吃著糖。

  樊仁夫妇便与粉娇叙著。

  不久,樊仁戴上面具离去啦!

  他便住入江山酒楼上房行功默听著。

  他听了大半天,却只听见四女多次在找芬姑娘,他由她们的口气及步法,研判她们并不谙武,他不由宽心。

  于是,他放心的结帐离去。

  他一返如意庄,便请四女放心!

  不久,他们已欣然共膳著。

  膳后,樊仁方始率小返庄。

  十二月二十七上午,樊仁已经再度入宫,皇上乍见到他,便笑呵呵的道:“朕知道壮士近会入宫!”

  “皇上英明!有何需要效劳之处?”

  “呵呵!朕原本决定大年初一便离宫,孩子们却留朕在官渡元宵,朕十七再启程吧!”

  “好!草民届时再来驾!”

  “呵呵!很好!已售毕产业吧!”

  “是的!如今已是闲云野鹤矣!”

  “呵呵!隆中即将添三只!不!一只老鹤矣!”

  说著,皇上已笑呵呵的望向门口。

  果见二位皇后正迈入殿中。

  樊仁便起身恭

  立见二位皇后含笑行来及向樊仁点头致意。

  “参见二位皇后!”

  “不敢当!请坐!”

  不久,四人已品茗叙著。

  午前时分,四人便欣然共膳。

  膳后,樊仁便行礼离宫。

  黄昏时分,他已陪小在山上欣赏夕阳啦!

  不久,他们已沐著夕阳余晖返庄。

  当天晚上,樊仁便又与云梦仙子快活著。

  “相公替妾绝育吧!”

  “啊!我忘了此事!来!”

  “不急!明吧!”

  “妹一直服药?”

  “是的!”

  二人便畅玩各种花招。

  一向冷的她如今已经成妇啦!

  她乐得死啦!

  樊仁便在她哆嗦中注入甘泉。

  她呻叫好啦!

  二人便绵温存著。

  翌上午,樊仁便赴襄樊二衙各赠三万两加菜金。

  他又赴如意庄赏过仆妇,便各赠三童一个红包。

  当天中午,他由酒楼订妥十六桌酒菜,便在武侯祠前之庄中与前来安排皇上定居之人膳著。

  一个多时辰之后,樊仁方始欣然离去。

  当天下午,他便赏给六婢及二位娘一个大红包。

  翌中午,他们夫妇四人更主持三婢之大礼。

  席设春风阁,闻讯临时前来申贺之人立使春风阁爆

  席间,樊仁宣布把春风楼赠给六婢。

  当场掌声如雷。

  樊仁笑哈哈的指向尚未成亲的三婢向众人道:“各位有志青年们!加油!”

  三婢不由脸通红。

  众人为之喝彩!

  这一餐,便闹哄哄的结束啦!

  不出三个月,另外三婢果真已经名花有主啦!

  除夕夜,双娇羞喜的道出喜讯。

  樊仁不由大乐!

  云梦仙子更乐!

  因为,她在未来一年,可以大乐啦!

  元月十六上午,樊仁含笑一入宫,便被新皇接见,新皇先赐一个大红包,再殷殷请他多照顾太上皇及二位太后。

  樊仁便正答允著。

  不久,新皇已陪他会见太上皇。

  太上皇笑呵呵的道:“明另有八对皇族同行,他们游襄樊!”

  “之至!”

  “原则上,吾人沿途畅览名胜,俗物先由侍卫送走!”

  “遵命!”

  不久,樊仁已陪他们参加皇族之惜别宴。

  一个多时辰之后,方始散席。

  黄昏时分,他们又参加文武百官之盛宴。

  又过一个多时辰,方始尽兴歇息。

  樊仁一返殿,便忖道:“受不了!所幸我未入宫做事!”

  他便服丹行功。

  翌一大早,三十名侍卫便已送走行李。

  一个多时辰之后,新皇与二位太后率皇族及文武百官恭送太上皇及二位太后离宫,场面既热闹又依依。

  良久之后,车队方始启程。

  不久,樊仁一见童山一身便服跨骑随行,不由暗怔!

  当天午歇时分,他们一聊,他才知道童山已辞官,今后亦将率亲人定居襄,此趟乃是童山之最后一次护送。

  樊仁便向他申贺著。

  沿途之中,经由各衙之送及安排,他们和八对皇族畅览名胜,太上皇更是绝口不问衙务。

  因为,各地之荣景已足以安慰他。

  不过,当他会见方知府之时,仍然忍不住询问开封之近况。

  方知府便以详细的统计数子证明开封已现荣景。

  皇上笑呵呵的连连叫好。

  当天晚上,皇上诸人一歇息,方知府便邀樊仁离去。

  不久,他们已在白衣堂会见郝堂主,叶桐及仇帮主,不久,他们五人便开怀畅饮以及叙著。

  不久,仇帮主道:“大人!敝帮明年可还清本息!”

  樊仁哈哈笑道:“本照收,息可免!代为济贫吧!”

  “是!谢谢大人!”

  郝堂主道:“敝堂可于明年底还钱!”

  “哈哈!急什么?我催过吗?”

  “大人怎会催呢?不过,吾人过意不去呀!”

  “失言!干!”

  “哈哈!干!”

  郝彦笑哈哈的干杯啦!

  五人又畅饮一个时辰之后,桌旁已遍地空坛,叶桐打个酒嗝道:“大人!在下可否再请教一遍?”

  “没醉吧?”

  “没醉!即使醉,也是酒醉心明呀!”

  “好!说吧!”

  “在下今生只欠大人及孔龙救命大恩!”

  “不!我没救过你!”

  “大人!何必呢?”

  郝彦笑道:“大人!三十六位掌门人一起具名赠匾,此乃武林史上之头一遭,大人何必再客气呢?”

  樊仁笑道:“二位追问此事,有何意义呢?”

  郝彦含笑道:“大人何必一直回避此事呢?”

  樊仁喝杯酒道:“世人真有意思呀!”

  仇帮主含笑道:“大人!在下先请罪!”

  说著,他已连喝三杯酒。

  叶桐二人便含笑不语。

  方知府却跟著喝三杯酒。

  樊仁怔道:“你…”方知府苦笑道:“大人!卑职疏失矣!”

  “怎么回事?”

  仇帮主含笑道:“大人恕罪!在下依据所赐借银票,一张张的循源头追查,终在献匾前半个月有重大突破。”

  方知府苦笑道:“卑职一时疏失,遗失查扣财神银庄之帐册,财神帮为便利追查失银,已详列银票号码及做过暗记。”

  樊仁笑道:“我又没向财神银庄劫银!”

  方知府苦笑道:“掌门师弟与仇帮主当时以帐册反覆追问,卑职一时口风不慎,终于出此事!”

  樊仁哈哈一笑道:“我向你提过劫银之事?”

  “没有!不过,卑职曾经二度暗护过大人!”

  “哈哈!罢了!”

  说著,他捧起酒坛便连连灌酒。

  仇帮主、郝彦及叶桐乐得哈哈一笑。

  不久,樊仁喝光那坛酒道:“各位满意了吧?”

  郝彦道:“大人海涵!”

  四人立即各捧坛灌酒。

  不久,叶桐一抛空坛,便趴跪叩头道:“谢谢恩公!”

  樊仁扶起他道:“我因为怕这种事,才不愿出名!”

  “下不为例!”

  樊仁道:“今夜喝得真!”

  仇帮主道:“大人放心!我那些叫化子今后会使隆中山固若金汤!”

  “好!若有差错!唯你是问!”

  “遵命!”

  “哈哈!再干!”

  “行!”

  五人便又各捧一坛酒连灌著。

  酒香四溢,豪情万丈矣!

  (全书完)
上一章   凌峰射雕   下一章 ( 没有了 )
猪哥打通关鸭霸头双峰奇谭浊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骄娃棍王巴大亨双龙抱群英争雄逍遥神剑手王对王
好运pk10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凌峰射雕,本章内容为第十八章傲天下全书完的全文阅读页,凌峰射雕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凌峰射雕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好运pk10。